社区74名年轻人参赌 多人输掉百万(组图)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余先生打开的境外实时赌博网站页面。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锋仔曾在这家公司借过钱。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启达 文/图 宝安松岗街道楼岗社区辛苦打拼的“第一代”还没有充分享受到富裕喜悦,年轻仔赌博败家现象给他们心理蒙上阴影。记者连日来调查统计,该社区共有74名“80后”年轻人,其中多人输掉100万元,输掉200万至400万元的大有人在。

  为偿还巨额赌资,这些年轻人不得不偷偷变卖手中所持的集体股份或变卖祖业房产套现。而松岗街头不少“变身”财务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的高利贷者,纷纷以“富二代”为业务对象,牟取灰色利益。

  陷阱:记账参赌每日最高额50万元

  楼岗社区伟仔今年20岁出头,近两年输掉了150多万元,一台丰田CRV小车也变卖还了赌债。他告诉记者,自己赌博栽在“代理商”开给他的信用额上。

  “代理商”为他在赌博网络上开通账户,并提供50万元的信用额。凭着这个账户,伟仔可以在赌博网上玩赌球、“推三公”、“斗地主”、“跑马”等赌博游戏。因为不是现金交易,往往下注三五万而不自知,等到天亮时才发现,50万元的信用额已使用一空。

  记者了解到,50万元所谓信用额,要拿真金白银来还。如果还上了,当天又可以获得相同信用额继续玩,如果还不上钱,“代理商”会马上停掉账户,并派人“收数”。

  伟仔说,所谓“代理商”其实就是博彩公司业务代表,可以发展下线并有权为下线开出信用额度,下线也可以继续发展,每发展一层都有1%左右的“彩头”抽。这样,对每一层级的人员都有吸引力,发展模式与传销相似。

  惨痛:参赌者卖楼卖股份套现还债

  锋仔今年25岁,近年醉心于赌球、“三公”、“赌筒”等。锋仔说,他们赌球时不见现金,往往只按一按键,可能几万元就不见了,一晚上输十几万很正常。开始家里还付得起,慢慢就力不从心,母亲多次含泪教育,但当时他听不进去,前后共输掉200多万元,“收数”的人上门讨债,只得变卖宝马车抵债。

  去年9月,锋仔不得不把社区股份公司自己名下的股权,以17万元的价格转让他人还债。楼岗社区有关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几年,每股年底能分1万元左右,节假日还能按股份拿补贴,一年算下来投资回报稳超10%。锋仔将股权变卖后,就再也不能享受这些福利了,与锋仔一样变卖股权的还有3人。

  今年28岁的阿财,赌马、赌球后输掉不少钱。为还债,他先是将位于杨梅坑的一栋四层私宅以125万元的价格转卖,又拿卖楼的钱继续赌,但很快输光。

  惊心:赌场一晚抽“彩头”过百万元

  楼岗社区知晓内情的志仔告诉记者,社区很多年轻人都栽在一个叫“赌筒”的游戏上,赌局进行得很快。他在“赌筒”上玩了3次就输了40万元。庄家每把都要抽50至100元不等的“彩头”,抽后就丢进旁边一个桶里。他曾看到桶里一个晚上差不多丢进100多万元。

  志仔说,组织这种局的往往都是外地人,他们通过熟人拉社区里的本地人参赌,在“彩头”里面大家都有分成。组织这种局往往是流动作案,到一个地方不会停留很长时间。由于宝安警方多次打击,这种“赌筒”游戏在街头已难觅踪影,但欠账仍然有人在追着收。

  记者赶到华强北,找到开发过博彩软件的余先生。他打开某国外博彩网站说,网站摄像头与真实赌桌相连,用户通过网络实时参与。“这种网上赌博,最大一注可押到100万元。你只要轻轻一按键,百万元瞬间易手,真让人有钱不如纸的感觉啊!”

  反思:高利贷公司披合法外衣牟取灰色利益

  锋仔说,造成社区年轻人纷纷走进赌博陷阱,另外一层原因就是,松岗街头一些所谓财务公司、担保公司和典当行,不少其实就是高利贷公司。他曾在4家这样的机构借过钱,总额超过80万元。

  记者了解到,如果借款人是深圳本地居民,并且有房产、有信用担保,只要复印一下贷款人和担保人的身份证,然后在一份借款合同上签字就可以了。对社区里“80后”的贷款额度小到几万元,大到几十万元。借钱都有5%至10%的高月息,也就是借10万元,一个月要还利息5000至1万元,公司每月底都会派人按时收息。

  锋仔说,这些公司在放贷前都会调查借款人的家底,看有没有富裕亲属,如果信用足够,借款人在赌场甚至只要一个电话,公司就会派人把钱送过来,送款人会当场将当月利息扣掉。

  ●记者暗访

  高利贷方

  不留证据

  在锋仔带领下,本报记者来到此前他曾借过款的几家担保公司和典当公司调查发现,这些公司都当街打出巨幅招牌,内部装潢也很豪华,进门有专人接待。查阅这些公司的工商登记,发现登记内容与实际经营范畴明显不符。

  锋仔说,这类公司为防止留下把柄,只会让借款方签订单方合同,不会让借款方留底,字面上也不会显示任何高利贷信息。如果借款方把钱还清后,双方当场把借款合同销毁,不留任何证据。钱款也都是现金交易,不留下任何银行转账记录,监管部门很难查实。

  如果到期无法还钱,这些公司马上会通知其它财务公司、担保公司同行周知,该借款人在松岗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再贷到款,同时还会通过烂仔帮忙上门“收数”,甚至到对方家里捣乱。去年和今年,因为这种事情,楼岗社区就有人被泼过红油漆。

  ●专家提醒

  关注“羊群效应”

  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统计分析专家孟凡友博士指出,在这一个案调查中,分析样本虽然只集中在楼岗社区的74名“80后”年轻人身上,但通过比例分析,结论不容乐观。

  “按照统计原则,当某种比例在人群中达到10%时,就要引起足够重视了。而目前情况是,过半人员涉赌,近20人长期参赌。在深圳一个小小社区内,年轻人如此集中参赌,就不是一个简单话题了。”

  孟凡友博士说,城中村富裕的年轻人如此集中参赌,其中需要关注的一个现象就是“羊群效应”。年轻人性格可塑性强,从众心理较强,如果村里有相当比例的人员参赌,这种示范性就很强,后面的人会跟着效仿。这样下去,对这些深圳原住民后代健康成长将造成很大遗害。

  楼岗社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对社区年轻人参赌他很痛心,实在不愿意看到他们跌倒但又无能为力,希望通过媒体曝光让他们羞愧,唤回道德良知和法律意识。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RenShenYaoYong/95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