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的神话 假血燕风波下的高档滋补品透析

27日,马来西亚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在上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该国没有所谓“血燕”。从传说中的燕子吐血做的窝,到流传的矿物质将燕窝“染色”,正是子虚乌有的“血燕”神话使燕窝的价格畸形,并促动其假货横流。冬虫夏草等高档滋补品也同样陷入这样的“麦田怪圈”。扑朔迷离的“血燕”乱局让哈尔滨市的消费者开始反思,整个高档滋补品市场里面究竟有多少真实成分,有多少是夸大了的甚至杜撰的传说。

  “逃离”燕窝市场


  供货商直白地告诉老李,这些都是假燕窝。“假燕窝泛滥”让老李几年前就感到,这行早晚得出事。“燕窝死定了”,业内甚至有人作出了这样悲观的判断。

  现在,哈市商人老李不承认他卖过燕窝了。大上周,浙江省“问题血燕”被曝光,老李一点也不意外:“这一天终于来了。”老李和他的“同僚们”几乎是一夜之间撤下了店里所有的燕窝产品。虽然此时市工商局及质检部门并没有对我市的燕窝产品进行检查。

  老李不用检测就知道他们曾经卖的燕窝都是假的。“真燕窝特别少,我们做的时候就知道买的多是假的。”老李的开场白有点让记者吃惊,他说:“当然都不是我们造的假。除知名品牌有他们的进货渠道外,其余的都是南方人向哈尔滨市场供货。供货时他们都直接告诉我们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因为他们认为没必要骗我们。我接触到的供货商手里的燕窝只有每公斤20万元以上的才肯定是真燕窝,而这么贵的东西没人进,因为真的假的很难分辨,即使我们做燕窝的,也主要从价位上判断真假,肉眼分辨并不容易。我们进的一般都是每公斤2万元—8万元的,全是假的。”

  燕窝造假如此猖獗,老李早就觉得总有一天会出事,因此他从主营燕窝渐渐变为主营其他产品,搭配出售燕窝。“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吃假燕窝会有什么危害。”老李说:“吃真燕窝的效果本来就很难看得出来,所以从效果上看,真假燕窝也很难分辨,这就是为什么假燕窝猖獗了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被曝光的原因。”

  上周,记者走访我市多家以前出售燕窝的商店、市场、药店,发现除某燕窝专营店还在出售白燕外,已很难找到燕窝产品。但一些网站上还有出售燕窝的,都标有“品牌正品”、“原装进口”、“头期纯天然”等字样,每公斤价格都在1万元—3万元之间。老李肯定地对记者说:“不用看广告语怎么写,这种价位的全是假的。如果不干这行,你很难相信假燕窝是多么泛滥,有的人卖了五六年燕窝都没卖过一克真燕窝。”

  即使同是经销燕窝,处于市场不同的位置,对燕窝的认识也不同。“问题血燕”事件给这个行业带来强烈的冲击,记者采访时,多位业内人士要求记者在这个“敏感时期”写稿时隐去其真实姓名及其单位名称。一位知名品牌的燕窝销售商与老李的观点不同。他说,一般真正的干燕窝是每克30多元钱,即1公斤是3万多元。他认为,是假燕窝更容易销往批发市场、非品牌的零售点,致使老李有了上述的认知。

  “浙江‘问题血燕’事件后,燕窝死定了。”我市一位业内人士在血燕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甚至做出这样悲观的判断。他说:“药典里根本就没有燕窝这一项。燕窝既不是药也不是药食同源,它就是一种滋补食品。燕窝一般被认为有滋补保健、润肺的作用,这些功效都是人们食用后自己总结出来的,同时,也是一些商人为了创造商机,吸引人购买,而人为地把一些商品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一件商品出名以后就容易成为造假的目标,燕窝也不例外。从燕窝的产生环境看,颜色越均匀的燕窝越有问题。现在查出问题的一些燕窝销售企业,和出售燕窝的小商小贩不同,有其专门的进货渠道,这些企业的分支机构其及从业人员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出售的产品有假。而消费燕窝的人一般属于高消费群体,一旦他们食用的产品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斩钉截铁地与之‘断绝关系’。”

  为瞬间愉悦埋单

  小树称购买燕窝是“心理消费”。燕窝等补品功效不甚明显,及其没有不可替代性,因而,“问题血燕”带来的更多的是消费者对自身消费心理和习惯的反思。

  “问题血燕”被查出后,全国不少城市又查出亚硝酸盐含量超标的燕窝,网友戏称燕窝为“最新仇富利器”。但记者采访发现,与上海人一年至少要吃掉8亿元的燕窝(据东广新闻台报道)不同,我市并没有统计部门或民间协会、社团研究燕窝。依赖燕窝、常年坚持食用的市民也并不太多,食用者多为女性,多数人食用燕窝是认为它能美容,而这部分人群除了吃燕窝外,还同时食用其他美容食品,所以燕窝并没有不可取代性。

  市民杜女士曾经吃过几年燕窝,由于经常购买便对燕窝有了点研究,两年前,她就发现“假的特别多”。而且,她并没有真实地感到燕窝具体对她的身体起到什么功效,“作用大多还是心理上的吧。”于是,两年前,自发现真燕窝很少后,杜女士就不再食用燕窝。

  杜女士所说的“心理作用”被多数燕窝食用者认可。市民小树说:“高级滋补品都不是生活必需品,是可有可无的,燕窝这类的食用高级滋补品也一样,购买、食用它图的心理感受多一些。”小树家里现在还有几盒燕窝,都是她从马来西亚和印尼买回来的。她说:“购买时有一种瞬间愉悦”。

  “问题血燕”被曝光后,小树较为平静,因为“不是特别依赖就不太在乎”,但她也认为消费者应该表示出被欺骗的无奈和愤怒。她说,知道很多滋补食品的功效被夸大了,如果它有两分的效果被夸大到六分我是可以接受的,即使我吃燕窝感觉不出明显的效果,至少也应该没有坏处。但如果是完全造假掺假特别伤害身体,消费者就该去谴责。

  高档滋补品消费大多有一个圈子,圈子里的人互相影响,使用或食用同一种奢侈品,燕窝也不例外。小树虽然有不少朋友也食用燕窝,但她并没发现谁在坚持常年食用。她向记者分析了大家不是特别依赖燕窝的原因:“要想养成长期的消费习惯,必须看到明显的效果,如果没有过硬的效果,只靠心理感受,靠购买、食用时那种瞬间的愉悦,是不能长期坚持下去的。所以我们这些食用燕窝的人一般都是想起来就吃、想不起来就不吃。”在采访中,对于燕窝的效用,只有部分中医表示它有滋阴润燥、美容养颜的功效。

  高档滋补品虽然价格高,但却没有“唯一性”。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女士吃燕窝是为了美容,因为燕窝中含有胶原蛋白。实际上,肉皮中含有大量胶原蛋白,吃猪爪获取的胶原蛋白更多。近日,不少媒体都找专家对燕窝等补品的营养价值进行研究,也“涌现”出一批“燕窝的营养价值低于鸡蛋”等说法。除了反思消费习惯和消费心理外,更希望相关部门加强食用产品的监管。小树说:“‘毒血燕’并不是才出现的,只是由于刚查出来,才被人们广泛知道。而我们现在食用的其他滋补品未必就没有问题。”小树的这种观点代表了一部分市民,记者调查发现,市场上燕窝虽然难觅踪迹,却也并没给其他补品带来商机,购买海参、雪蛤等补品的市民并未增加。

  “大补”的埋单者

  我市常年购买冬虫夏草的共有千余人,购买时也常找关系打折。不少人买了不舍得自己吃,只为送礼用。但他们“既嫌它贵,又需要这种贵”。

  “问题血燕”曝光后,冬虫夏草、海参等高级滋补品都受到关注。一些读者反映:虽然自己不会去吃这些高档滋补品,但对销售及购买的人群都很感兴趣。

  “其中价格最高的是冬虫夏草,其消费群体很小。在哈尔滨,常年食用冬虫夏草的固定消费群体只有千余人。”我市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与燕窝不同,冬虫夏草是一种药,有其行业标准。这部分消费群体并不稳定,不需要时就不再购买。固定消费群体多数为40岁以上男性,其中一部分是自己吃,一部分是为了送礼。”

  冬虫夏草目前的价格是每公斤30万元,而极品的1克就700多元,即每公斤70万元。因此,经营虫草的商家认为,这个消费群体是很难扩展的。我市两大冬虫夏草品牌之一的青海春天极草5X虫草的销售经理鄢立丽说,虫草是个特殊的商品,即使不吃的人对它也有一定的认识,因此不用像其他食品那样去做广告,他们的产品去年9月份进入哈尔滨,大约两个月后就有了稳定的客户群,至目前,一共有500余位市民购买过,其中200余人为固定客户。

  “吃虫草都是一个圈子的人都吃,互相影响,互相带动。”鄢立丽说,有钱的人未必都吃虫草,一般都是有身边的人“现身说法”去带动。比如有一个客户是我市知名企业家,以前并不吃虫草,但和他同打高尔夫球的朋友却吃,他发现这个朋友以前一次只能打一场,吃了虫草后能打两场了,他才也开始吃起虫草。

  鄢立丽说,购买虫草的人就三个目的:治病、送礼和自己吃。因此, 他们产品的消费群体缩小的可能性不大,但要说能扩展多少也不太可能。

  虽然购买虫草的都是有钱人,但也都会通过关系找人打折。我市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常年买虫草的人都会托各种关系找到我打折,甚至有的人完全不认识,也敲门进来问能不能打折。我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给打折,打九五折。不管多有钱,还是觉得虫草挺贵的。可是,由于这种‘贵’是人们都知道的,虫草既是‘身份认定’,也是‘馈赠佳品’,因此,购买者既嫌它贵,又需要它的贵。”

  与虫草相比,海参和燕窝的价格要便宜些,所以消费人群也更广泛些,一些中等收入的家庭也时常购买海参和燕窝。记者做了个调查,市民购买燕窝一般是在药店、品牌专营店、海产品批发市场、网店及去南方、东南亚某些专营店购买。一些读者接受调查时反映,像在网上、海产品批发市场这类地方购买燕窝的市民经济条件都一般,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购买到假燕窝的几率更大一些。

  炒作“膨大”的价格

  三年,冬虫夏草价格涨三倍,海参涨一倍,燕窝涨50%—60%。补品并非只有这些,但只有这三样被炒得厉害。性价比不好却仍被追捧,除商家有意引导,还因消费者跟风。

  贵和好有时候并不成正比。我市一药店总经理介绍,其实,高档滋补品很多,比如人参鹿茸、林蛙油等等,但其中只有燕窝等几样被炒得很热。冬虫夏草、海参、燕窝都是被热炒的品种。“涨价冠军”是冬虫夏草,2003年“非典”以后,冬虫夏草就飞速涨价,价格几乎是一年涨一倍。由当初的每公斤两万元涨到目前的30万元。其次是海参,近三年价格翻了一番。第三是燕窝,近三年涨幅为50%—60%。而冬虫夏草的主要功效是治肺肾两虚的久咳久喘等,并非特别贵重的药材。涨价也和燕窝一样,除了其本身稀有,物以稀为贵外,是被商家无限地放大了其功效。

  “如果是每公斤两万元,建议有条件的都可以吃点,因为其在中医上讲有扶正固本的作用,但如果像现在这样达到30万元,就不建议购买了。”这位总经理说,因为它的性价比已经非常低了。可大家还是认冬虫夏草、海参、燕窝这几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跟风。我们哈尔滨人本来不吃这些补品,都是南方向北方传来的。

  常年吃虫草的市民陈先生对此就深有体会,他说,其实这个东西原来根本就没有人认,只是在2003年的时候风传许多高级首长都服用它作为保健品,才逐渐火了起来,大家都跟风购买。啥事都怕跟风,物以稀为贵,全国一年才产十几吨,这么多人争着吃,价格不高才怪。另外,陈先生也到虫草的产地去购买过,据他介绍,在南方食用冬虫夏草的风气更甚。南方人资金充足,买起冬虫夏草来基本不问价,是好东西就收,其实也正是他们这些人把冬虫夏草的价格给抬起来了。

  更为可怕的是,越是贵的东西造假就越多。业内人士打了个比喻:“就像郭德纲说的相声,造假币100元的怕被人发现,造10元的吧,一算成本合不上。所以造假者想方设法去动高档滋补品的脑筋。这就是假燕窝等出现的原因。而冬虫夏草作假的手段更是与时俱进,往虫草上刷胶、注水银等方式已经不算新鲜了,现在,是把铅打成粉,让虫草在密闭的容器内吸收铅粉,这样一来1公斤虫草能多出200克,200克就是6万元。有的商家30万进的虫草30万卖,无形中就赚了6万元。而海参也未必就没问题,用合成饲料喂的海参,其营养价值如何不好判断。”

  同时,这位业内人士也称,吃补品对症最好,补不好反容易出问题。市民要想身体健康应该靠多运动、少喝酒、少吸烟等健康的生活方式。运动是最好的“补品”。而针对高档补品的营销方式,哈尔滨理工大学教授杨文超也分析说,按消费者的心理动向去搞营销,是商品销售的一种手段。高档滋补品做的正是宣传的心理战,把商品营造成“身份的象征”,用理念去支配消费者的行动。而其离谱的价格,也是由于宣传的作用带有很大水分,如果不标出高价,就不足以消除消费者的疑心。

  商家很清楚消费者食用滋补品的目的。

  虽然被称作“软黄金”,但极品虫草的价格已远远超过黄金。(鞠红梅)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028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