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虫草采挖导致了西藏自然环境受到破坏

“虫草在30年,涨了1000倍。”中国工程院院士肖培根说。而在他去山南加查县神湖的路上,以前长满紫色灌木的南面山坡现在已经到处是裸露着根茎的灌木和土岩。


在上世纪60年代在,西藏虫草一公斤仅可换得两包单价3角钱的香烟;70年代在青海,国家对虫草的收购价也仅为每公斤21元;1995年,西藏每公斤售价也就在2000元左右;而现在在北京、南京、广州等一些大城市中,虫草的售价竟然已经高达每公斤10万元。


西藏山南地区加查县户籍人口不过1.7万多,可是每年4月到8月,这里的人口就会暴增七八千人。漫山遍野都是“挖虫”大军。


一根虫草,正常情况下不过五六厘米长短。这种高原特有的植物往往深藏在草丛之中,找寻起来费时费神,风餐露宿之余,生手几天找不到一根是常事。然而,飞涨的价格还是令无数人对虫草趋之若鹜,高原各地都流传着靠挖虫草“一夜暴富”的故事。


价比黄金的“虫草经济”只需要一把小铲子。


巨大的利益诱惑让部分农牧民过度依赖虫草采集,直接冲击了正常的种植、畜牧等特色产业的发展。一些主要虫草产区甚至村村人去屋空,正常的农业生产项目都很难开展。过度采挖,也已使西藏、青海虫草密集区的产量仅为25年前的10%。


像“休渔”一样保护冬虫夏草产地……


一位当地村民告诉我们,为了不让冬虫夏草被折断影响价格,采药人往往会掀起周边一大块草皮后,再慢慢剥落草皮,留下完整的冬虫夏草。这对于雪域高原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而言,将是巨大的灾难。另外,如果挖出来的草皮没有及时回填,还将对当地的水土、植被等造成严重破坏。


事实上,挖一根虫草最少要破坏30平方厘米左右的草皮,而采挖过程中被践踏、车碾的面积则更大。除植被被破坏外,成千上万人挖掘留下的空洞,大大加快了雨季中水土流失的速度。


每年,有很多采药人在采挖期前近两个月就到达采集点,搭建帐篷,囤积物资,圈占地盘,肆意践踏草地、砍伐灌木丛。据说仅三江源保护区,每年大约10万外来人员挖虫草,每年破坏的草皮面积为8至10.8万平方米。


几十年后,沈南英重新登上4600米的雪山,回到当年分离冬虫夏草菌种的地方,发现被他挖过冬虫夏草的土坑,草还没有长出,于是感慨万千。“青藏高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我希望能在这块土地上继续我的冬虫夏草之旅。终有一天,我们将彻底破解冬虫夏草的所有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313897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