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藏獒与虫草之乡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玉树广场上的格萨尔王铜像

藏獒、虫草为当地人主要收入来源 地震后虫草价格较春节前上涨3倍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的腹地,与西藏交界,与四川毗邻,是我国最主要的水源地和生态安全的屏障。

从小时候开始,多哇就听说自己的家乡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俗称三江之源。三江之源对多哇来说有特殊的含义,因为他的祖籍地就在长江边上,江水如同血脉一般,把他的出生地和祖籍地连接到一起。

玉树留下了许多古老的历史传说,很多玉树的人都能讲上一段。相传,格萨尔王的王妃珠姆的故乡就在这里,和格萨尔王结亲后迁往拉萨,她生活过的牧场就被后人称为“玉序草原”。

文/图 本报特派玉树记者曾向荣、张强

在藏语中,“玉序”的意思为遗址。藏区主流社会习惯将来自青海康巴藏区的部族统称为玉序来的人,玉序成为青海康巴藏区的统称。在互相交往的进程中,各民族相互影响,“玉序”慢慢演变成“玉树”。

出生在玉树的多哇把自己视为汉藏民族融合的一个典型。他的祖父是汉族人,因向往藏传佛教,年轻时做出了一个破天荒的决定:到西藏学习藏传佛教。上世纪30年代,多哇的祖父离开故乡,虽然西藏没有去成,但途经玉树,在这里娶妻生子,落地生根。“我的奶奶是藏族,我的妈妈是藏族,我的父亲是半汉半藏。”多哇这样描述他的身世。

以前工资比西宁高70%

上世纪70年代,多哇一家从玉树县下拉秀乡搬到结古镇。多哇记得,那时候的结古镇,人口稀少,大约只有3000人左右。

结古镇是玉树州机关的所在地,也是玉树县机关的驻地。“基本上是以扎曲河为界,州县机关分别位于河的两侧。”多哇介绍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种青稞、挖虫草,还有牧业。多哇在一家运输公司上班,后来这家公司被州肉联厂合并,多哇也就转到了州肉联厂上班。

那时候,玉树的工资水平比西宁高得多。“就玉树工人来说,他们的工资比西宁工人的工资要高出70%,因为国家有高原补助。”

藏獒或成经济恢复增长点

后来企业不景气,多哇就做起了生意,成为当地少有的几个藏族建筑业老板之一。

近年来,藏獒和虫草成为当地人最主要的两大收入来源。玉树是藏獒的故乡,在高回报的诱惑下,几乎家家户户都养藏獒。“养得多的有四五十条。”多哇也担心过这会不会是泡沫经济,但没想到却一年比一年红火。他听说,有一只藏獒在玉树州里面最高的价格卖到过520多万元,在外地最高卖到800万元。

如今,多哇不再担心泡沫的问题,他自己也养了十几只。“因为国内市场的需求很大,如果能够打开国外市场,需求量肯定会增加。”

养藏獒不是没有风险。玉树人旦军养了六七年的藏獒,但一直赔本,几年间赔了48万元,直到去年才开始挣钱,这一挣就是几百万元。

在这次地震中,许多藏獒丧生。多哇估计,藏獒的价格可能会上涨。他期待,藏獒经济能得到扶持,成为震后玉树经济恢复的一个增长点。

虫草价格上升3倍

作为当地经济收入的另一大支柱,虫草的价格正在上升。来自四川阿坝州的索朗扎西熟知虫草生意,他说,“今年降雪量少,虫草生长得不好,价格肯定要涨。”

索朗扎西告诉记者,春节前,每斤虫草价格在2万元~3万元之间,地震前达到5万多元/斤,而地震后涨到了6.3万元/斤。

虫草有着“软黄金”之称。多哇透露,最好的虫草,最高卖到过12万元/斤。挖虫草的季节在每年5月初到6月20日前,只有1个多月的时间。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有的家庭一个多月能挖两斤多,每斤价格在5~6万元之间,这样算下来就挣了10多万元。”

青海经济的未来在玉树

这次地震,玉树损失惨重。多哇希望这次危机能够成为玉树发展的一个转机,玉树能更紧密地和内地市场连结在一起。

在他看来,交通的便利是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可比拟的。“现在从玉树去西宁很方便,十几个小时就能到达。”要是在30年前,这段路程得花上3天时间。

去年8月,玉树县结古镇机场通航,开通了前往国内主要城市的航班。在玉树州国税局工作的索南扎西很关心玉树5年后要建成旅游生态城市的消息。他听说,一条铁路要从这里修到格尔木,玉树和青藏铁路将连接起来,这对于玉树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在玉树采访时,记者还遇到了以志愿者身份来到玉树救灾的中国人民银行青海海东地区支行龚副行长。他认为,玉树的经济有巨大的发展空间。“青海经济的未来,就在玉树。”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35829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