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离实现产业化有多远

青海新闻网讯

  有专家称:“如果想让30年涨了1000倍的冬虫夏草价格回落,供给量上升,产地得到保护,出路只有产业化。”毕竟,面对日益增加的需求量,搜遍青藏高原天然的冬虫夏草也仅是杯水车薪。然而,冬虫夏草产业化之路并非平坦。这其中,既有冬虫夏草产地之争,也有冬虫夏草物种之争。

   ▲冬虫夏草是虫还是草?

  世人都知道冬虫夏草是一种神奇的药物,珍贵的补品,它的神奇神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它形态上的奇特:冬天是虫,夏天是草。实际上,它不是虫,也不是草,是一种微生物,是一种叫中华被毛孢菌(又名蝙蝠蛾被毛孢)侵染寄生在蝙蝠蛾幼虫上成长而成的东西。冬初,被中国被毛孢菌感染的幼虫逐渐蠕动到距地表2—3厘米处,幼虫体内的营养消耗完时虫体死亡,中华被毛孢充满整个虫体后,进入有性阶段,虫体头部长出子座芽,此时外观还是象虫,故称冬虫;来年春末夏初,冬虫的子座芽发育,长出冬虫夏草菌的繁殖器官——像草一样的子座,即称夏草。

  12月18日,中国冬虫夏草菌种分离第一人沈南英教授告诉记者说:冬虫夏草不等于虫草,寄生虫草的菌叫属,冬虫夏草是一个真菌的属。虫草是指包括中药冬虫夏草在内的几百种虫草属的中草总称。如果说,世界上有虫草属497种,那么只有一种冬虫夏草,其余的虫草属与冬虫夏草在微生物物种、寄生的昆虫和生态环境上以及功能效用上都有本质区别。冬虫夏草真菌中的子囊菌可以培养、分离,也正因此而奠定了冬虫夏草可以实现产业化的基础。

  ▲中华被毛孢——草原专家的专注研究

  据了解,20世纪80年代,全国有数十家单位开展冬虫夏草菌的分离及药理理化方面的研究,大多声称分离到了冬虫夏草的无性阶段菌种,经鉴定定名的菌种就有8个属9个种之多,并都声称在成分和药理作用上与天然虫草基本一致,但有的菌种在分类上,亲缘关系与真正的虫草菌距离很远。市场上也有十七八种所谓的“冬虫夏草”制品,实际上绝大多数盗用冬虫夏草之名。

  原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研究员沈南英,是青海畜牧兽医科学院冬虫夏草课题研究小组的领头人, 1977年对青藏高原冬虫夏草进行了全面生态研究,1980年,首先分离出冬虫夏草菌种——中国被毛孢,是目前惟一能够完成生物还原法,在人工环境下能够生长虫草子座及全虫草并且喷射子囊孢子菌种。由此,沈南英先生被称为中国冬虫夏草菌种研究第一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草原专家沈南英奉命调到青海灭虫。一天,沈南英在玉树藏族自治州草原灭虫时,看见一群人趴在草地上找什么,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挖冬虫夏草。牧民告诉沈南英,1公斤冬虫夏草可换一头大牦牛,1吨的出口价格则高达50多万美元。牧民的话触动了沈南英,他想改行去研究这个“宝”。

  当时,我国微生物学界的冬虫夏草研究者人才济济,学畜牧专业出身的沈南英,脑袋里没有微生物常规知识和经验,但青海独特的自然生态环境是沈南英能够比外地专家更容易获得正果的原因之一。真菌培养温度通常在25—35摄氏度,一般研究者总是按照惯例,把从冬虫夏草分离出来的菌放在25摄氏度的培养箱里,结果该长的菌不长,不该长的菌却长得很旺盛。沈南英则在海拔4500米的高原实验基地,以蝙蝠蛾幼虫为培养基,按实地温度培养,奇迹出现了。经过6年时间,沈南英在人工培养基上培育出了和冬虫夏草一样的“草”,行话称其为“子座”。2005年10月,中国菌物学会在北京召开了“冬虫夏草及其无性型研讨会”,确定中国被毛孢为冬虫夏草的惟一无性型菌种。他的这一研究成果已申请到专利权,为冬虫夏草菌种产业化开启了新幕。

  ▲工业化生产——墙里开花墙外香

  上世纪80年代初,正当沈南英在迷茫中徘徊时,意外收到一封来自杭州的信。一位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在杭州某国有药厂从事抗生素生产和研究的年轻科技人员柯传奎在信中写道:“看了您的长子座芽菌种的照片,凭我的直觉,凭我的子囊菌知识,我相信这就是冬虫夏草菌种……我会尽全力把产业化冬虫夏草送进千家万户……”一个掌握菌群技术,一个掌握生物发酵技术,两位半路出家的冬虫夏草产业化开拓者就此走到一起。为求证冬虫夏草的工业化生产,1990年,华东制药厂据冬虫夏草菌种研究成果生产的百令胶囊畅销国内,仅此一项该药厂每年销售额增至两亿多。沈南英当时所在的单位由此也赢得了200多万的受益。2001年,沈南英授权杭州华东制药集团公司生产出了能够替代冬虫夏草的菌丝粉。外地的不少保健品和药品生产企业获知这一信息后,都纷纷找沈老买技术。

  作为本土的专家学者,沈南英何尝不想让这项技术专利在青海生根发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省的药品、保健品生产技术条件有限,曾试图在青海制药厂和海北制药厂上项目,但都由于资金制肘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用中华被毛孢菌加工生产能够替代冬虫夏草的菌丝粉。好在,2004年青海珠峰虫草药业有限公司与沈南英取得了联系并购得这项专利技术,这一项目一期工程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已于去年试生产。经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检测,青海珠峰虫草药业有限公司工业化生产的中国被毛孢菌丝粉剂可以替代冬虫夏草,其DNA指纹图谱与天然冬虫夏草比对相似度为97%。其理化指标和药理性也与天然冬虫夏草近乎一致,是天然冬虫夏草的真正替代品。

  ▲天然替代品≠大面积人工种植

  学术界历经几十年几经分析论证,确认了中华被毛孢是我国目前惟一得到学术界公认并通过“生物还原法”验证的冬虫夏草,“生物还原法”验证中华被毛孢菌中有500多个成份未超过三个有变异,还原率达到99.9%。也就是冬虫夏草有了天然替代品。但是,沈南英教授一再强调声明,这不等于冬虫夏草可以大面积人工种植,只能说人工栽培冬虫夏草的难题在不断化解,但离真正实现人工栽培冬虫夏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有性型全人工培植冬虫夏草需要跨越五个里程碑式的技术难关:即一是分离出真正的冬虫夏草菌种;二是大规模工业生产冬虫夏草菌;三是大规模饲养虫草蝙蝠蛾幼虫;四是成功地感染虫草蝙蝠蛾幼虫;五是成功地培养出冬虫夏草子座(草)。迄今为止,才完成了前三项技术研究。但没有解决虫与菌接种和批量、重复长出子座体的难关,不能称为培育成功。

  所幸的是我省企业正通过冬虫夏草发酵菌在青藏高原打造冬虫夏草人工替代品生产基地,无性型人工培植发酵冬虫夏草菌丝产业化发展已经扬帆启航,势必能够加速助推未来冬虫夏草在青海的产业化大发展。(作者:韩惠朋 司成秀)

  编辑: 紫涵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4572704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