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玉树川渝商人盘算回家创业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地震,夏美霞心中的梦想原本应该是可以在今年年底实现的。但在4月16日上午记者见到她时,她却和丈夫苦苦地守在一片废墟上,眼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焦虑和不安。这并非是因为自家有人伤亡,而是因为夫妇俩开的一家饭馆在地震中垮塌,这顿时让他们失去了收入的来源,也让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了不尽的迷茫。采访过程中,夏美霞不断自言自语,“怎么才能够还上借来开店的那几万元账啊。”

尽管在玉树县结古镇最繁华街区的城建大楼开下饭馆,自己也当上了老板,但更准确地说,夏美霞其实是一个来自四川的农民。在玉树这个集结着大量川渝籍贯人士的地区,她和很多人一样,经历了从最初的艰辛打工到最后开店期待致富的经历。但随着地震的到来,瞬间破碎的不仅仅只有建筑,更有着许许多多他们曾经的奋斗以及那些致富的梦想。

梦圆与梦碎

位于青海、四川、西藏三省区交界处的玉树,尽管僻处青藏高原一角,却因盛产虫草而不断吸引着各路商人疯狂淘金。在虫草经济的刺激下,商业的味道蔓延到玉树各个角落。“到玉树打工去”也成为邻近的四川重庆等地农村居民选择外出打工的一个选择。田勇强和夏美霞正是这样的一对夫妇,在外漂泊多年后,他们追随哥哥姐姐,在玉树开始了自己的梦想。

“当年就是想着到玉树挣点钱,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你说该怎么办?”4月16日,站在自家餐馆的废墟上,夏美霞一筹莫展,不住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政府会不会给我们补助?”

夏美霞告诉记者,前些年自己和丈夫还没有结婚时都在义乌漂泊打工,后来因为哥哥姐姐都在玉树做生意,两人便在几年前双双追随哥哥姐姐到了此地。

经历一番周折,他们先是找了一些零工来做,然后在2004年开始在玉树街头摆地毯做起了小生意,并利用在义乌比较熟悉的渠道,购进了一些计算器、手表等不起眼的东西,用一个塑料薄膜铺在地上,就开始吆喝着兜售。“生意很不好做,但我们都克服下来了。”夏美霞说,在那些年头,一年只能存下几千元钱,两个人完全靠着省吃俭用才挺过了艰苦的日子。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转着泪花。

摆了4年地摊之后,田勇强和夏美霞在2008年开始尝试开餐馆。由于没有多少钱,两个人并没有选择最繁华的路段,而是选在一个街角里卖早餐。但是因为经营得好,两年下来,家里的经济状况渐渐有了明显的改善。

夏美霞说,除了当地居民,玉树的外来者中有很多都来自四川和重庆。自己餐馆找的大师傅也是重庆人,所以对四川和重庆人的口味很熟悉,并以此赢得了很多的顾客。

“但此时我们发现生意要做大还是要选更好的地段,其实开餐馆最好的地方还是要算城中心的城建大楼。”夏美霞称,城建大楼集中了大量的川菜馆和百货商铺,而且在旁边还有一个农贸市场,楼上还有旅馆,所以每天到这里的四川人特别多。

为了让生意更上一层楼,2010年1月1日,在积蓄了一定的资金后,夫妻俩一起在城建大楼租下了一个门市,为此不光花费了两人几乎所有的积蓄,夏美霞还向自己的哥哥借了5万元。她透露,仅仅是门面转让费就花了88888元。同时,房租也达到了4700元/月,这几乎接近玉树房租最高价。

城建大楼的生意果然比先前的好多了,夏美霞和田勇强两人也越来越勤奋地经营着。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刚开始不久,在4月14日玉树发生7.1级地震之后,曾经最火暴的商业中心顷刻坍塌。一直在废墟上守候着的夏美霞称,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虽然有幸拣回了生命,但她所有的梦想都一下子全化作了泡影。

生死逃离

夏美霞原本是一个安徽人,多年来与四川人和重庆人相处,让她如今已能操着一口流利的四川话。能够和丈夫一起在青藏高原奋斗打拼出一份小小的家业,证明了这个不到30岁的女人的坚毅,而正是因为这份坚毅,她在这场地震中也躲过了灾难。

按照夏美霞的回忆,4月14日当天早晨5点多,玉树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地震,当时和丈夫在床上被摇醒之后,以为有小偷,还下意识地看了下表,时间是5点40分。因为没有看见小偷,于是两人就继续睡着了。到了6点多的时候,两人才起床做包子,准备为顾客提供早餐。

“原本以为又一个平静的一天开始了,没有想到马上就迎来了灾难。”夏美霞说,当时自己还在厨房里,丈夫正在靠门口的地方收拾顾客留下的碗筷。“突然,地板震动了一下,就像一艘船在水上摇,整个房屋接着开始震动。”曾经对汶川地震有着特别了解的夏美霞立即意识到地震来了。

“快跑,地震了!”夏美霞大声对丈夫喊了一声。紧接着,丈夫一闪就冲出了大门。而与此同时,夏美霞猫下身子往餐桌下一钻。顷刻间,整个房屋就坍塌了下来。夏美霞描述称,当时整个水泥块掉下来,压在桌子上,并很快向自己挤压过来,但到最后刚好给自己留出了一点空间。

逃出房屋的田勇强目睹了整个城建大楼的坍塌。他告诉记者,在自己跑出去的一瞬间,背后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转身一看,不过3秒钟左右大楼全塌了。厚厚的烟尘弥漫开来,田勇强已经看不清楚几米远的地方。带着浓重的哭音,他开始大声呼喊着老婆的名字。

意识到还有余震的危险,夏美霞也在废墟里大声地叫着丈夫的名字,使劲地喊叫着让他快走,不要救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夏美霞心里想的是千万不能让丈夫也丢了性命,因为家里还有老人孩子要养,现在无论如何也要保证必须至少活下来一个。

听到老婆的喊话,田勇强哭泣着跑开,想着赶紧去找救援人员,但当时的玉树一片混乱,哪里能找救援人员呢?而就在丈夫离开的时候,夏美霞也尝试着自救,在忍受最初的煎熬之后,等到浓厚的灰尘渐渐变淡,夏美霞在黑暗中发现了一丝亮光,于是在桌子下拼命地往外拨开石头,最后竟然奇迹般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找救援人员未果的丈夫回到废墟前,吃惊地发现老婆站在自己面前,两人顿时相拥而泣。随后,两人赶紧跑到玉树牦牛广场暂避,并开始联系哥哥姐姐,最终与他们安全会合。

商业中心的悲剧

城建大楼曾经成就了玉树商业中心的地位,而地震造成的坍塌却也带给这里前所未有的悲剧。从地震的惊魂中很快回过神来的夏美霞回到餐馆的废墟上,发现遭遇灭顶之灾并非只有他们一家,整座大楼全没了。

根据4月15日的数据,当天一天就从大楼的废墟中挖出了14具尸体,截至昨日(19日),由于挖掘仍在进行之中,记者还无法准确获悉最终的死亡数据。但是一个可信的粗略数据是,找个城建大楼作为商业中心,原本共有4层楼,底楼全是商铺,有卖百货的,有开餐馆的,也有开理发店的;而在楼上的3层,有生意火暴的旅馆以及民房。4月16日上午,来自四川遂宁的袁子英站在废墟上不住地哀叹,该有多少四川人在这里遭遇灾祸啊?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个城建大楼是玉树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凡是从外地来的人多数都要在这里购物或者吃饭。

同样在废墟旁的,还有17岁的藏族少女成林卓玛,此时正有好心的人们往她的手里不断地塞上10元、20元。在这场地震中,她的父母和哥哥都在城建大楼里遇难了。

成林卓玛目前在玉树民族一中读初二,眼下只有15岁的妹妹是唯一的亲人。她的同学告诉记者,他们原本都是德格县的人,因为要在玉树做生意,全家都迁移过来了。而现在父母和哥哥在自家的店里遇难了,原本富足的生活一下子面临巨大的困难,更重要的是,地震后成林卓玛还可能会失学,她告诉记者,作为家中的长女和妹妹唯一的亲人,自己必须担负起养活妹妹和供养她读书的责任。

离开还是留下?

对在当地经商或者打工的人们来说,地震除了造成失去亲人的痛苦外,还打破了许多人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梦想。他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经济来源的丧失,让整个家庭经济陷入绝境。

夏美霞站在废墟上,总是逢人便问,政府的补助会怎样?尤其在接受采访时更是反复托记者看看能否帮忙问问会有多少补助,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来偿还多达5万元的债款。

在救助尚无法明确之时,从四川、重庆等地的生意人能够选择的是静静地等待或者打道回府。昨日(19日),夏美霞夫妇两人乘坐上了回老家的汽车。他们向记者发来短信说:“我们想休息几天,平静下心情,把这次地震当作老天对我们的考验,但我们会坚强地活下去。”

而玉树当地知名的建筑商熊德华却是选择留下来的商人的代表。他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是四川邛崃人,22年前就来到玉树做起了副食生意,在积蓄了一定的资金后于2000年前后开始搞建筑,也算做得比较成功。但如今在地震之后,他修建的一座安居房主体结构全部垮塌了,导致经济损失几十万元。现在他已经把手下120名员工中的90名送回四川。

据青海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发布的消息,截至19日上午8时,玉树地震已经导致了1944人死亡。而据熊德华透露,他们与其他的包工头也做了一个统计,截至18日,已经统计到至少有140名四川人在地震中遇难。

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熊德华称还是会继续留下来,因为自己在这里已经有22年了,有广泛的人脉,所以还会继续自己的事业。

不过,对于更多外地来玉树经商或者打工的人们来说,地震却成了摧毁他们梦想的利器。四川遂宁人柴文学告诉记者,自己也是一个小包工头,在玉树发展多年,但地震却让自己和带来的民工就差一点就被埋在废墟里。他称,如果自己或者其他民工伤亡,都会让自己家庭陷入困境。为此,他已经决定要把带来的28个民工全部带回去。

市场恢复 玉树街头火腿肠不涨价

经过全国各地救援者多方救援,玉树街头的市场从19日开始全面恢复运营。不论是在新建路还是胜利路,当地的民众将从自家商铺废墟中挖掘出来的商品摆上地摊,向当地民众兜售火腿肠、红酒、饮料等商品。尽管灾区物资紧缺,但是这些商品价格均和震前一样。

市场的恢复得益于生活设施的修缮。在这次地震中,玉树州的自来水厂受损不是特别严重,经过工作人员几天的全力抢修,到18日已基本恢复正常。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整个扎曲河穿过结古镇,给地方带来了丰富的地下水,很多的大院、厂矿及居民区内都有水井,可以就地取水。

除了基础设施逐渐恢复外,玉树的一些铺面也开始逐渐恢复运营。在新建路,当地做蔬菜生意的张春友把埋在废墟下的蔬菜挖了出来,经过清洗后又摆上了货架。他告诉记者,地震发生时他刚好新进了500多斤蔬菜,全部被埋在了废墟下,经过解放军官兵几天的挖掘,发现这些蔬菜损毁并不严重。“我把坏叶子摘掉,又洗了洗拿出来还能买,便宜点处理完算了,然后我打算回河南老家。”

在新建路数公里长的街头,记者还看到有30~40个小摊点在卖日常类的生活用品,如火腿肠、饼干、饮料等。一个名叫孙瑜的小伙子称,地震前他花1万元进了不少货,现在挖出能卖的价值不到500元。不过他表示自己不会在这个时候涨价。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487936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