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利润到底有多大

在勤奋巷里,做虫草生意的人大约有五百多户。他们中有些人一夜暴富,有些人则血本无归。大家都说,倒虫草有点像买股票,谁都说不清明天虫草的价格是涨是跌。“二十多年前,虫草的价格一斤才600元,谁能想到现在一斤的价格要几万元。”做了28年虫草生意的马虎彪说起还在上涨的虫草价格,眼睛不自觉地睁大了很多,“虫草价格开始疯涨,是从闹‘非典’开始的。”

马虎彪说,2003年,“非典”肆虐,不知是谁发出了虫草可以预防“非典”的言论,一时间,北京、广州等地的人们知道了青藏高原有这样一种冬天是虫夏天是草的东西有着神奇的疗效。于是,人们开始高价购买虫草,虫草的价格被节节抬高,虫草的疗效也被说得神乎其神。勤奋巷就从这一年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商人熟知。

今年,由于青海省旅游市场低迷,虫草的价格也相应走低。勤奋巷里虽然还是那么热闹,但商家心里隐藏着一种深深的不安。“你说虫草会涨吗?”一个名叫刘成的收购商显得有些忧虑。刘成多年在甘肃收购虫草,虫草的价格直接关乎他下一步是否要存货,但今年虫草的行情让他有些拿不准。

记者在走访了省城多家虫草专卖店后证实了这种担心,店铺的老板说,旅客少了,今年的价格自然比去年低,眼下的价格和上个月相比,每公斤跌了几千元。

虫草利润有多大

“看看我的虫草,你能给个什么价?”在勤奋巷,一个面色黝黑的男子找准机会,打开自己的黑色塑料袋。原本还在四处张望的很多人被眼前高品质的虫草吸引住了。店家一言不发,打量了一会儿虫草后,拿起搭在腿上的毛巾盖在两个人的手上,开始“揣袖筒”。这谈价格的过程就通过“揣袖筒”完成,除了买卖双方,其他人谁也不知道他们商讨的价格是多少。一会儿,老板遗憾地摇摇头,只说了三个字:“太高了!”而当这个男子收起塑料袋准备离开时,一个操着江浙口音的商人立即拦住他,希望能做成这笔生意。

在勤奋巷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有些是从甘肃、青海等各个虫草产区收购虫草后来这里交易的商人,他们称自己是“跑山的”;还有从江浙、珠海等地来专门从事收购,然后到南方销售,赚取差价的人;还有很多人是在这里长年经商的中间商。

虫草在多次倒卖的过程中,利润空间有多大呢?一位过去以高价收购烟酒为业的商人告诉记者,他增加了收购虫草的业务,在青海收购虫草后卖到南方,价格至少可以翻一番,遇到急需虫草的客人,价格更是卖家说了算。

虫草市场管理难

勤奋巷紧邻西宁火车站和汽车站,交通便利,地理条件优越,因此,虫草交易商人聚集在此,久而久之形成了集散地,但这种自发形成的交易市场存在很多弊端。

勤奋巷每年的虫草交易量近百吨,交易额达百亿元人民币。过去,这里几乎天天都有人打110报警,不是丢了钱,就是上当受骗,假虫草害了很多人。同时,勤奋巷里有西宁汽车站的车辆进出口,道路两侧个体摊贩多,马路窄,市场秩序比较混乱,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此外,勤奋巷里还有个皮毛市场,夏季,皮毛散发出难闻的气味。更让人担心的是,在这个自发形成的虫草交易市场中,商人大多都是流动的,工商、税务部门管理难度很大。

今年6月,青海虫草国际交易中心工程项目开工。中心建成后,勤奋巷的虫草商人将被纳入正规市场中交易,消费者和经营户的利益将得到保证,他们都说:“早就应该有这样一个市场了。”

青海虫草要注重品牌

“虫草是地里挖出来的,品质是老天定的,谁来买卖都一样,能有什么品牌?”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很多虫草商人都这么认为,这就给不正当竞争提供了土壤。

青海三江源药业有限公司的“三江源”虫草是我省的中国驰名商标。在“三江源”闯市场的过程中,多次受到不正当竞争的冲击。青海三江源药业有限公司厂长马淼生说,有些人在虫草中加铅粉和铁丝,加重虫草的重量,扰乱虫草市场。同时,一些小商贩误导消费者,说虫草越新鲜越好,湿虫草比干虫草好,使不知情的消费者上当受骗,这给他们在开拓市场的过程中,增加了难度。

“存在很大利润空间的行业中,当一家正规企业还处于发展初期时,进入这一行业的门槛很低,这就很容易引发低层次竞争。”青海省委党校经济学部副教授杨皓然认为,青海的虫草不能简单地用供给和需求来决定好坏,而要注重品牌建设,通过品牌整合,打造强势的虫草品牌,从而拉动青海区域经济的发展。在品牌成熟后,商人可以获得更高的产品附加值,消费者可以得到质量有保证的优质商品,青海虫草的名气才能越来越大,虫草市场才能良性循环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54814237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