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特有珍稀蘑菇赛黄金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虫草会给自己“造棺材”?“草菇”拥有如白雪公主般白皙的外表?它们都是广东最近发现的特有真菌品种。大型真菌,俗称蘑菇,专家称广东特有的珍稀真菌新种大约有70余种,有的身价赛黄金。让我们跟随专家,走近我们身边神秘而缤纷的蘑菇世界……

策划:赵洁

撰文:李文 通讯员 李诚斌

图片:广东微生物研究所提供

华南:

我国真菌资源

第二丰富地区

地球上的真菌约有150万种,是仅次于昆虫的第二大生物类群,是植物种类数量的6倍。其中约有14万种是肉眼可见、赤手可摘的子实体的大型真菌,也就是咱们俗称的蘑菇。但目前人类已知约1.4万种,仅占预测大型真菌总量的10%。

在我国,估计真菌种数约有18万种以上,已知真菌仅1.47万种,约占估计种数的8.2%。广东地处我国南岭以南,众多特有的树种协同演化出不少特殊或特有的蘑菇种类。

广东微生物研究所华南微生物资源中心主任李泰辉教授告诉记者,从资源丰富程度上来说,以广东为代表的华南地区是仅次于西南地区的我国大型真菌种类第二丰富的地区。尤其是在广东南部的亚热带、热带气候地区,蘑菇多样性更丰富。自上世纪50年代建所以来,广东微生物研究所至今鉴定出我省1200多种蘑菇种类,其中广东特有的珍稀大型真菌新种有70余种。并且,目前已经发现的这些大型真菌种类,估计还远没到总量的十分之一。

我国真菌研究

水平有待提高

李泰辉指出,英国、法国、瑞典等国在大型真菌领域的研究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如英国,经过两百多年系统的科学研究,该国的菌物学家基本上已经把其国内所有的大型真菌都研究遍了,他们开始在东南亚等热带地区的国家进行拓展研究。而我国对真菌的系统科学研究晚了一百多年,还有大量的空白要填补。而目前科研体制中的不合理因素仍束缚着这个领域科学工作者的手脚。李泰辉还在为研究团队的工资犯愁。“这个领域的科学研究应该有一定程度的经费支持。”他说。

新表生虫草:

给自己“造棺材”

第一次见到这种虫草,李泰辉还是刚毕业后不久。当时他跟老师到肇庆鼎湖山采集标本,在山谷阴湿的水沟附近的落叶丛中发现了这种奇怪的真菌。直到近两年,他在重新展开研究后才确定它的身份。

它给自己“造棺材”是怎么回事?李泰辉介绍,这种真菌长在一种个头不大的鞘翅目昆虫身上。这种昆虫,专家也叫不出名字,只能给它一个大概的分类。有些幼虫被这种真菌感染后,逐渐变得僵化。它似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开始给自己寻找“棺木”。它会精心挑选一段树枝,并把树枝按照自己的身高,两头咬断,然后就钻进树枝中,这样就将自己装进了大小合适的“棺材”里。最后再用类似茧丝的物质将自己封死在“棺材”里。

李泰辉说,目前还不知道,这小虫子是先爬到树上咬断树枝,还是直接寻找落在地面的合适枝条造“棺材”。到人们发现它时,它和它的小“棺材”都已沉睡在地面的枯叶中。“也有可能,这是这种昆虫在感觉自己身体变差后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想通过藏身树枝中来躲避捕食者,但最终被虫草菌杀死。”他分析。虫草菌开始以昆虫虫体为营养的来源,最终,在“棺材”的前端长出一条“长须”——虫草子座。在“长须”的表面,长出星星点点的小颗粒——表生子囊壳。新表生虫草就这样诞生了。这种虫草的寿命只有一年,可谓是转瞬即逝的奇观。

乳突粉褶蕈:

“粉色佳人”

2010年4月,李泰辉教授带着研究生在广东阳春某保护区的山林中考察时,在被落叶覆盖的阴湿地面,猛然发现一株以前从未见过的蘑菇。他们俯身细看,被这美丽的尤物深深吸引:只见它通体白里透着粉红,像一把粉色小伞;“伞柄”部位的菌柄几乎是透明的,看上去又似美人的玉腿,跟其他类型的蘑菇的形态很不一样。其“伞盖”中心有一点红润的突起,其他类型的蘑菇“伞盖”内像伞骨架的菌褶会长得非常饱满,直延伸到“伞盖”的边缘,而这种蘑菇小伞的边缘则像裙裾一样四下展开,完全看不到里面的菌褶。奇特的构造让人对这“粉色佳人”过目难忘。采集回来放在显微镜下可以发现,这种蘑菇的孢子个性十足,是多角形的。经过约一年的研究,李泰辉最终确定这是真菌新品种。

广东虫草:

虫草家族“实力派明星”

相比新表生虫草,另一种广东特有真菌广东虫草,俨然已经成为虫草家族的“实力派新明星”。

广东虫草最早是2004年在阳春发现的。跟新表生虫草一样,它生长在山谷阴湿的水沟附近。“它喜欢潮湿的环境,一般离开小水沟十米开外,就很难再寻到它的踪迹。”李泰辉说,“它的数量也非常稀少,我们在野外,一整天的搜寻,也很难觅得一株。”刚开始,大家以为它是日本虫草的广东变型,后来对菌株的DNA分子进行研究,到2008年,才逐步确定它是一种独立的新种。由于目前仅在广东有发现,因此定名为“广东虫草”。世界上迄今发现约有500多种虫草,目前有开发价值和能够人工培养的只有几十种,真正达到商业化人工培养的则仅有一两种。广东虫草幸运地成为其中的一只“绩优股”。

在外形上,广东虫草跟北方的冬虫夏草有些类似,像一条条直立的蚯蚓。实际上这“蚯蚓”是这种虫草细长的子囊,里面包裹着多个子囊孢子。研究者们发现,广东虫草的药性接近冬虫夏草,具有一些相类似的活性成分,并已通过权威部门食用安全性的检测。初步的科学实验显示,它具有抗氧化、延长寿命、补肾益肺、提高免疫力等功效。在治疗肾炎、抗疲劳方面的功效很明显。

目前,研究者们已经成功实现了对广东虫草的人工栽培。而且跟我们平常在食肆中常见到的虫草花(又叫蛹虫草)一样,广东虫草已经可以在工厂中进行批量生产,这一点目前冬虫夏草还很难实现。

雪白草菇:

白云山上“白雪公主”

被誉为“草菇白雪公主”的雪白草菇,是近两年李泰辉带领学生在白云山上发现的,是广州土生土长的特有大型真菌。雪白草菇通身洁白,菌柄的底部包裹着白色的菌托,就像穿上鞋子的白雪公主,美丽动人。它喜高温,每年夏季,会悄然在竹子旁边的林地上出现。在显微镜下,头棒状的担子上长着四个椭圆形的光滑孢子,孢子好比其种子,成熟后会散发到环境中,遇到合适的条件就能够萌发成新的菌丝。这种草菇到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可食用。李泰辉表示:“如果这种草菇可以食用,它会比一般的草菇更耐保存。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草菇放在冰箱里,蘑菇边缘很快就开始腐烂,而雪白草菇则不会。”用科学家们的行话来说,这种快速的腐烂叫“自溶”。在雪白草菇身上这种自溶不太容易发生。

“致命白毒伞”

一克毒素赛黄金

“致命白毒伞”堪称广东特有的头号剧毒蘑菇。它含有一种叫“鹅膏毒肽”的极毒毒素,一两“致命白毒伞”就可使一个成年人死亡。对这个“头号杀手”,很少人知道,其鹅膏毒素也有生物化学方面的应用价值。在抗肿瘤方面,有实验表明,把提炼出来的毒蘑菇毒素稀释到一定浓度后,涂于皮肤癌患者的癌变处,那些癌变的组织可慢慢消失。李泰辉和他的团队在研究中发现,这种毒素对肝癌细胞起明显的毒害作用,可以达到90%以上的抑制程度。而且杀死癌细胞的速度也十分迅速,12个小时内这些癌细胞就死了一半。但目前这种研究还只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因为还不能将毒素控制在对人体正常细胞无害的范围内。如果可以制造一种有方向感的“生物导弹”,将这些毒素只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这将会产生巨大的应用价值。

但要进入大规模的实验阶段并非易事。一个原因是毒蘑菇的毒素十分稀有,因此极其昂贵,一克毒蘑菇毒素平均要25万美元,远远超过黄金的价格。这主要是由于毒蘑菇一般都是与高等植物共生,所以不能进行实验室人工栽培,所以来源很少。另外,毒素的提炼非常困难。“现在大规模提取毒蘑菇毒素的技术还不成熟。我们只能小规模进行提取,通常一个小时工作下来只能提取到几微克的纯毒素。”广东微生物研究所邓旺秋副研究员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7016936740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