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虫草价格40年涨1万倍 最高卖46万1公斤(图)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优质虫草,虫型饱满而完整,藏民手中的这一小把,价值可达八百元。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香格里拉县长征路虫草集市上,东旺乡的藏民向路人兜售虫草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洛桑达瓦储藏在家里的虫草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张灿明向记者展示虫草生长的过程

  云南虫草价格40年涨了1万倍

  是零售市场需求拉动,还是游资炒作?

  走进香格里拉,首先会被这里的美景和恬淡的生活迷住。而真正走在大街上,藏民手中的一袋袋虫草,会让人不得不停下脚步。因为这里的虫草质量甚优、价格适中,相比零售市场,看上去品质一样的虫草,在昆明各大药房卖到46万元/公斤,而在香格里拉才卖20万元/公斤。

  无论是产地还是零售市场,较40年前,虫草价格涨幅都已超过10000倍。到底是什么力量推动了虫草价格飞涨?是零售市场需求拉动还是游资炒作?

  带着种种疑问,近日记者来到香格里拉,从云南虫草产地之一——香格里拉县东旺乡开始再到虫草零售地,对层层流通链进行了调查,试图摸清虫草贵过黄金的缘由。

  ……

  虫草用藏语讲叫“么”,意为“佛祖给藏民的一种恩赐”。藏民在采挖虫草前都要统一烧香,祈祷今年光景更好、来年长出更多虫草。

  对于东旺乡的藏民来说,每年的5月份几乎成了盛大的节日。在海拔5000米的高寒山区,人们将舞厅、台球桌甚至麻将室都搬上了山,采挖虫草的山俨然一个灯红酒绿的大型集市,因为在采挖最旺的那一个月,山上最多容纳了3万人。

  藏民们介绍,一般虫草采挖是在夏至时节,一棵虫草最佳的采挖时间应该是草芽发出来不超过10天。因为10天以后,虫草就会慢慢腐烂,所以其实一年中大规模采挖最黄金的时间只有半个月左右。

  早些年,人们去采挖虫草的时候,一般是按照村委会的建议,在规定的地方搭建一个非常简易的木头房子挡风遮雨。后来,因为要在山上住的时间有1个月左右,一部分人开始用石头堆砌。到今年上山,基本上山上全是石头房。

  从前,因为海拔太高,采挖虫草的同乡消耗的体力太多,一般是天黑就各自睡觉了,偶尔有精力旺盛的人会围着篝火做游戏或唱歌、跳舞,娱乐一下。随着山上人数的增加和虫草价格的飞涨,一些商人瞄上了山上的娱乐和服务行业。

  2000年开始,逐步有人将藏民喜欢的台球桌搬上山,随后舞厅也有了,卡拉OK、饭馆也有了,甚至还有“专供”收购商的红酒。一到晚上,海拔5000多米的山上不再是漆黑一片,人们开始了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在县城能吃到的、能玩到的,这里基本都有。”对采挖虫草的人们来说,这里不但是带给他们财富的源泉,还是能令他们开心快乐的地方。

  按照村民小组的粗略划分,一般会将几个人分成一个组,并以石头为界,按照划定的范围采挖虫草。大家趴在地上聚精会神地采虫草,有时边抽烟边找,如果眼睛实在受不了,几个人就相约打打牌或去打两杆台球消遣一下。

  因为没有任务,而且采挖到的虫草都归个人所有,所以每个人都没有什么压力。最多的一天,首批虫草掘金者汪秋能采到上千棵虫草。

  第一眼看到55岁的汪秋,我们就被他右手指上戴着的那颗镶着红宝石的黄金大戒指所吸引。

  “我15岁开始挖虫草,到后来成为小老板,40年的生活和虫草紧紧相连,如今虫草还是我的主业。估计在未来的日子,它还会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虫草将一道道皱纹刻上我的额头。”汪秋的讲述,再现了香格里拉虫草从一分钱一棵到如今近百元一棵的演变史。

  汪秋是藏族,他的家就在东旺跃进村阿布村民小组。15岁那年,上小学五年级的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在暑假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挖虫草的经历。没想到,就此开始的“虫草缘”伴随了他的大半生。

  那是1970年5月3日,老师对班上的近40名同学进行简单的身体挑选后,决定带着身体强壮的30名同学上山挖虫草,壮实的汪秋也被选中。

  大人们准备好了奶渣、酥油、牦牛肉等食品和必需的生活用品后,先用骡子驮着上山,汪秋和同学们则背上用牦牛毛专门缝制的披毡从东旺乡出发,向海拔更高的山峰挺进。因为虫草都生长在3800-4500米以上的高山上,路途极其艰险。还好,汪秋从小就是爬山能手,大约50里的山路,汪秋和大部队走了一天后到达目的地。他看到那里满是矮小的灌木草甸。

  根据老师的指点,汪秋趴在草丛中,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可能出现虫草的地方。也许是没有经验,第一天汪秋毫无收获。

  晚上,汪秋在大人的照顾下围着火堆,喝酥油茶、吃烤乳饼。吃饱后,在临时搭建的木屋里,垫块塑料布就在地上裹着披毡过夜。尽管是5月份,他还是在深夜被冷醒。

  第二天一大早,很有信心的他更加认真地趴在草丛中,到了下午,终于看见面前有一棵草动了一下。伸手过去一摸,果真是虫草的“草尖尖”。在老师的示范下,他拿特质的木锹从旁边小心地挖下去,剥去泥土,一棵虫草就躺在他手心里了。

  这是汪秋挖到的第一棵虫草,当时能卖1分钱。那天,他挖到两棵虫草,卖得2分钱,都交给老师当学费了。

  汪秋和同学们在山上住了15天,他一共挖到30多棵虫草,收入不到4角钱,而挖得最多的大人,有100多棵,能卖1元多。

  随后的岁月里,汪秋每年5月份都去挖虫草,挖得的数量越来越多,价格也越来越高,他觉得生活有了希望,开始盼望每年的5月早些到来。

  1979年,虫草涨到每棵4角钱,家境贫寒的汪秋也早已辍学在家。1982年,27岁的汪秋发现,山上交易的价格要比香格里拉县城低很多,很多人到山上收购后拿到县城卖,能赚到不少钱。于是,他在信用社贷款4000元,开始了“老板生涯”。他在虫草山上4角钱一棵买下,10天后拿到县城可以卖5角一棵。那一次,他就赚到了400元。

  淘到第一桶金的他,从一个采挖虫草的小伙子转变成了一个买卖虫草的商人。

  2008年,虫草从前一年的最高5万元一公斤涨到最高14万元左右,汪秋和同伴们赚得盆满钵满。他用赚到的钱,将自家2003年才花10多万元盖的30柱的房子,改建成35柱的,这一次又花了10多万元。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yaoyon/1597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