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集--冬虫夏草

枯草黄,风呜咽。寒冬来临了。
  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雄峻的高山上,会有大雪飘落。然后是长时间的冰雪封土。蛰眠的时间到了。小虫心里有些紧张。他曾听几位年长的前辈说,这山里的冬天漫长而冷不可测。有不少同伴会在蛰眠中长睡不醒,生命就此终结。
  小虫出生在初夏,在这山上渡过了炎热的夏和清凉的秋。现正值青春健壮之时,他心里也有一丝的畏惧,他的生命中,这是第一次蛰藏于深土里。同时,他也有隐约的兴奋。他终于能感受冰雪的包围了。
  留恋的看了一眼肃杀的山野,深深的吸了几口湿冷的空气。小虫把身体往下沉,再往下沉。终于把自己埋进了泥土深处。
  这是一个黑暗而静寂的世界。
  没有风声,没有鸟语,没有花香,更不会有别的生物。一切仿如静止。除了他自己的感觉。
  阴冷,孤单。还有,寂寞。这是他全部的感觉。
  虽然凭着独有的视觉,在泥土里他还是能看见身边的景象,可是,在这万物皆休养的冬天里,除了一些的老树根有气无力的躺在他周围,连一条蚯蚓也遇不到。
  小虫终日里都是一动也不敢动的蛰伏着。他已经有了经验,他知道只要轻轻的一动,冷意就会从泥土里冒出来,从四面八方的把他小小的身体撕裂。他已经吃过很多次这样的苦头了。
  他已记不清自己藏在这泥土里多长时间了。只是心里十分怀念温暖的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还有温柔的风。他在寒冷的夜里,梦见的就是这些。
  他知道此时泥土外面正狂风恕吼,大雪飞扬。因为,又有阴冷的雪水渗进来,如千万支冰针一样从他身上刺过,似是不会休止。他简陋的窝成了一个湿淋淋的世界。
  这场雪一定很大,还,下个没完。往下冲渗的雪水源源不绝。
  真冷啊。他浑身发抖。感到忽冷又热。似有一团火在身体里四处乱窜,又似有无数的冰块在身体内撞击。
  他知道自己是生病了。
  冬天里最寒冷的那段日子到来了。他听前辈们说过的,初冬时一般体质的虫儿都能挺过去,而严冬,靠的不单是强健的身体,还要,意志。
  可是,意志是什么啊?没有健康,何来的意志?他不懂。
  也许,自己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明年春天明媚的阳光和柔暖的风,自己怕是享受不到了……
  他正闭着眼胡思乱想,忽觉身体痒痒的,还伴有轻微的疼痛。他感觉到一个小小的物体在自己身体上缓慢的爬行。还不时的咬着自己的皮肉,象在寻找着什么。
  他徒然精神一振。莫非,有什么生物闯了进来?
  身上的疼与痒越来越难以忍受。而那爬行着的依然不屈不挠。
  自己身上还藏着什么宝贝么?他想。
  “喂,喂,你要干什么?”他忍不住大声问,带着恼怒。
  也许是被这突然如其来的声音所惊吓,他感觉到那小东西从他身上滚落下来。正好落在他面前。
  尽管是在暗黑中,他还是看清楚了。这是一颗小沙粒一样大小的种子。小小的种子有一双大而闪亮的眼睛,眼睛里含着焦虑与无奈。
  这是一颗娇小美丽的种子。如一个美丽的女子。
  她望着他,眼里泪影朦胧。
  他心跳加快。身体骤然充满了力量。
  真奇怪啊。他感觉到自己的病在这盈盈眼波的凝视下,竟不治而愈。
  “你是谁,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他问。语气里的怒气没有了。
  她看来是多么的柔弱啊。那,那样的楚楚可怜。他竟不忍大声责骂,惟恐她会受到惊吓。
  “我,我叫小草。”她怯怯的说道:“冬天到来前,我就藏在这泥土里了,想渡过这寒冷的冬天。可是,可是……”她哭起来。
  “可是因为实在是太冷了,你忍受不了了?”他叹了口气,接下了她的话。
  “是的,我的很多同伴都冷死了,我,我很害怕。我不想死,所以,所以……”她圆圆的眼睛看着他:“我想,也许躲在你身上,会暖和一点。”
  他沉默了。
  “你不愿意?”她说,泪水又流了下来。
  “不,我愿意。”看着她失望的双眼,他道。
  于是,在那黑暗而寒冷的世界里。他不再孤单,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她,她的名字叫小草。
  他和她一起住在他那小小的窝房里。外面的世界是繁华还是寂寞,与他们无关。
  她对他述说她从前的时光,有快乐和苦恼。他对她说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热闹,阳光是如何的耀目,风是怎么的暖和。他和她,憧憬着寒冬过后的日子。他们将会钻出这黑暗的泥土,一起迎接春风的抚吻和繁花的郁香……
  她终日依附在他身边。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真奇怪。那么小的身体,却让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温热。还有,还有,他的心跳常会突然的加快。
  他爱上了她。但没让她知道。
  在春天到来的那一天。他会告诉她,他爱她。他在心里想。
  他们就这样互相温暖着,在相互鼓励中度着这最寒冷的日子。
  这一天,特别的冷。泥土仿似都结成了冰,硬得把身体硌得生疼。还有,这一天,也有点异常。那就是,她突然的变得沉默。紧挨着他的那小小的身体在颤抖。往日的那些日子,不管天气怎么的恶劣,她都会对他笑,对他说不要紧的,春天终会到来的。
  “小草,你怎么了?”他担心。
  “小虫。”她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清脆。“我想我要死了。”她向他更贴紧一点。又道:“我是熬不过这个冬季了。”
  “不。”他大叫。“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体内的食物快消耗光了。”她悲伤的道:“我们的个子本来就少,能贮存在体内的食物很少,加上天气越冷,消耗却越大,我……”
  小虫懂得这道理。他在蛰伏前,就在体内尽最大可能的贮藏了食物,用以渡过这蛰眠期,在这暗黑与冷冰的泥土里,食物缺乏将会是致命的,饥饿比寒冷这个恶魔更会摧残生命。
  可是,这个时候,这种地方,能找到食物的可能性是零。但是,不管怎么样,他绝不能让她死。
  “小草,你不能死。”他流下了泪。如果她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除非……”
  “除非什么,你快说。”他仿似看到了一丝光亮。
  “我寄居在你的体内。”她的声音带着犹豫。“你体内的脂肪和肌肉可以维持我的生命。”她感到他的身体颤动了一下。赶快又道:“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我个子太小,所要消耗的食物相对你来说,还是很少的,一定不会伤害你的。”
  他点头。他不能看着她在饥寒中死去。既然自己有能力拯救她,他又怎会退缩?
  一阵又一阵钻心的刺痛,汗水甚至冒遍了全身,在这样寒冷的时刻。他咬着牙没让声音发出来。她的小小的身子正费劲的往他体内钻,也许是她的力气太小了,试着撕咬了好几处地方,都不能破肉而进,她在不断的寻找,在尝试,试图从他身上找到皮肤比较薄弱的一处。
  那被她啃咬过的地方,一处比一处痛。他还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用力,小草,我不要紧的。”他鼓舞着她。
  终于。她欢呼一声。他身体内突然的一沉。他知道小草已进了他的身体。
  这样也挺好的。他擦着冷汗,想:她和我成为一体了,世上再没有谁能象我和她这般的亲密无间。
  因为有了这样甜蜜的念头,幸福的感觉象空气一样包围着他。寒冷不能击倒他的身体,寂寞也跑不进他的心。因为,他的身体,和心房,都被小草占满了。
  相依相伴的日子。这暗黑寂静之地,成了小虫的天堂。
  小草在他体内发出的说话。他竟也能听到。
  他俩就这样每天在温言细语中渡过。
  寒冷更甚。小虫不再畏惧。因为,他要保护她。他只能勇敢。
  小草象个婴儿般躺在他的体内,她对小虫说,她现在感到很暖和,不会再有寒冷和饥饿威胁她的生命。她还说,小虫就是她的天空,是她的家,是她的生命的源泉。她现在,充满了幸福。
  小虫也感到很幸福。能让自己所爱的人幸福,这就是他的幸福。
尽管小草每天吸食他的身体上的脂肪时,那是一阵接一阵的刺痛。但,他从没埋怨,为了她。他什么都能舍弃。何况,小草是那么的小小的个子,她所吸取的,是他所能给予的。
  最漫长的季节也会过去。季节的交替,是没谁能阻挡的。寒冷难耐的时候也渐渐少了,冬未到了,初春将至。蛰伏的日子也将结束了。
  小虫特别的高兴。能重出土面感受阳光和清风,更能见到小草了。说实在的,随着进入他体内的日子的渐长,小草的食量是越来越大了。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每次她进食时,那钻心的痛让小虫倍觉煎熬,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虚弱了,但他忍着没哼叫半声。也没责问过小草。
  这一天,雨水突然的涌进了泥土里,雨水渗过身体,却没有刺骨的冷。还能听到隐约的雷鸣。这是第一场春雨,冬天,终于过去了。
  “小草,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小虫高兴的叫起来:“不冷了,你可以出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再次面对面的相见了。”
  “小虫……我……。”小草的声音懒洋洋的,似在生病。
  “小草,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小虫,我,我现在还不能出来。”
  “啊。为什么?”小虫被吓一惊。
  “是,是这样的,我的身子太娇弱了,春寒料峭啊,对我来说也是能夺命的冷。”小草嚅嚅的说:“我的长辈们曾告诫我,一定要夏天时才可以再出泥土外。”
  小虫呆住了。
  “夏天……”那是说,他也不能出去了。
  “小虫,求你,帮帮我。”小草的声音带着哀求。“如果我此时走出你的身体,我还是会饿死的,等夏天到来时,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
  他不忍拒绝,也不愿意拒绝。
  春天是和暖的日子,这种暖意仿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暗中给予万物能量,让它们苏醒,充满活力。那些歇息了一季的老树根仿佛变年轻了,又不安份的四处伸延。各种颜色的大小不一的蚂蚁们在泥层内钻了出去,又从地面钻下来,忙碌的在小虫的远处爬过来又走过去,往它们的洞穴里搬运着食物。
  “走近些吧,走近些吧。”小虫看着忙碌的蚁群,自言自语的道。
  小虫多么想和它们说说话啊。除了小草,整个冬季和春天,他就没机会和任何的生物说过话。
  “蚂蚁大哥,外面的阳光很温暖吧。”小虫羡慕的问。终于有一只小蚂蚁从小虫身旁走过,他背着一块比它身体还大几倍的食物,歪歪扭扭跌跌撞撞的移动着。
  “当然,春天到了嘛。你怎么还不出去?”小蚂蚁困难的抬起来头看了小虫一眼。
  小蚂蚁的眼睛突然一圆。背上的食物被他扔在地上,它转过身子非快的爬着走了。
  小虫被小蚂蚁的举动吓了一跳。
  小蚂蚁怎么了呢?小虫想了半天,不得甚至解。也就很快忘了这件事。
  小虫越来越没有精神了。他常会突然的全身发软,头脑发晕,他说不清这感觉,象身体上突然的增多了些什么又象遗失了什么。这感觉很奇怪,他说不清楚。他每天要忍受的苦痛越来越剧烈了。因为小草的食量竟又增大了。她前几天曾对小虫说:“小虫,对不起,我太自私了,但我没办法。”小虫听到她的哭泣从他的体内传出来,这声音颤动着他的全身,让他有点惊怕。她说:“在春天我所要消耗的食物要比在冬天时多,所以,我不得不……”
  小虫安慰道:“不要紧的小草,只要你过得好就行了。再说,夏天很快就到了,那时候,你长大了,我们可以走出外面享受阳光和清风,我就可以在你的身下纳凉了,那样,多幸福啊。”小虫憧憬着这样的一天。
  “小虫。你真好。我,我爱你。”她温柔的说,他能想到藏在他体内的她此刻是多么的羞涩和美丽。
  她爱他。
  这句话。成了小虫支撑下去的源动力,也,是他快乐的源泉。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小虫感觉到这春天比冬天更漫长,他的身体日渐虚弱,小草每天对他的啮咬,那种痛疼,他一想到,就会心惊胆颤。
  一条蚯蚓缓缓爬过,在小虫面前停了下来。用万分吃惊的眼光瞪着他,仿如看到了一个怪物。
  “蚯蚓大哥,你……”小虫也很奇怪,奇怪蚯蚓在奇怪着什么。
  蚯蚓听到小虫的声音象被突然惊醒过来一般,连翻了几个滚,爬着逃远了。
  奇怪,蚯蚓怎么了?我怎么了?小虫不百思得其解。
  “小草,你知道么?”他对着空荡的眼前说话。他是说给身体内的小草听的。“刚才蚯蚓看到我,象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我不明白,我到底怎么了。”
  “是我对不起你,小虫。”她的声音:“一定是因为我的吸食,让你身体太消瘦了,所以蚯蚓才会觉得奇怪。”
  “哦。也许真的是因为这个。”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凭走路爬行时的感觉,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比冬眠前瘦了很多,也许,是瘦得不可想象吧。
  蚯蚓也真是少见多怪。还有小蚂蚁。小虫心里想道,难道虫子一定都是胖乎乎的么。
  春的脚步越响越远了。小虫心里的盼望也越来越浓烈。夏天将到了,终于可以离开这暗黑之地重见天日了。还有,小草也终于可以出来了,他不必再忍受啃咬之痛,他可以再次见到心爱的她了。
  说真的,最近,那种寂寞的感觉,竟又在心底冒了出来。小虫暗叹一口气。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或是,是小草故意的,随着夏的渐近,她的睡眠时间反而越来越长了,反正,她和他说话的时候,是越来越少了。
  小虫和她说话时,她总是有一句没句的敷衍着,有时候干脆不回应。
  “小虫,我要贮存体力。”小草曾说:“所以,我必须好好休息。”
  夏天一到,外面天气好,食物丰富。还需要什么体力?小虫对小草的话不理解。但,他没再问。
  小虫暗自伤心。难道,小草不再喜欢自己了?
  一只蜗牛由远处爬过来。它喘着粗气。闭眼养着神的小虫精神为之一震,眨着眼睛看着一座闪亮的小山渐渐移动而近。
  这是此山上特有的一种蜗牛,身体能在黑暗中发光。它们能穿土而行。
  在这个地方,小虫是很难得才能见到一个生物从身旁路过,所以,他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既然自己还不能走出去,但,从旁人口中听到一点关于外面的事物,对他也是一种安慰和快乐。
  小虫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蜗牛却把嘴巴张得很大,很久都没能合起来。它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比嘴巴张得更大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小虫。
  小虫被蜗牛的神情震住了。沉默了一会,他小心的问:“蜗牛大哥,你怎么了?”
  “冬天的时候,你是否让一颗种子进了你的身体?”蜗牛问。
  “你怎么知道的?”小虫惊讶的问。
  “你上当了。”老蜗牛用怜惜的眼神看着小虫。“那种子当初一定是说它太冷了,在你身体内过完冬天就出来。到了春天他又说到了夏天才能出来……”
  “你,你怎么全都知道?”小虫傻了。
  “我在这山上生活了五年啦。什么没见过……”
  “你自己看吧。”蜗牛竖起它背上的外壳。
  小虫呆住了,一时失去了意识。那呈亮如镜子的外壳上,映出他的身体。不,那不是他的身体,那是一个怪物。
  小虫用力的眨动了几下眼睛,又费劲的扭动着身体。蜗牛外壳上映现着的那个怪物,也随即晃动起来。
  天啊。
  小虫悲号一声。自己的身体外面,竟也有着小草的身子,小草已经不是只藏在他的体内,而是,和他融合在一起了。他原来光滑平坦的身体上,变得凹凸不平,脖子上冒出一段短小纤细和棒状物,好象是,是花草才有的枝干。还有,自己的腹下也突现着只有树木花草才有的须根。
  除了头部,是的,除了头部还算光滑外,小草的身子几乎占据了他的全身。
  “切记,夏天时,你也绝不能走出这泥土外,千万不要。很危险。”老蜗牛又看了小虫一眼。不禁叹道:“只是,到那时,恐怕是由不得你了。”
  老蜗牛叹息一声,晃摆着笨重的身体渐渐远去。

小虫仿若灵魂出窍,刚才眼中所见到的自己,把他震呆了。他的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一句话:“只是,到那时,恐怕是由不得你了。由不得你了……”
  小虫看着空洞的四周,象死去般沉默着。只有自己忽重忽轻的呼吸声提醒着他,他还活着。不,身体上的剧疼又开始了,他当然还活着,小草又开始进食了,不,她是开始侵略了,侵占他的身体,或者,还有,思想。也许,还有生命……。
  小虫想到这,不禁骤觉浑身轻飘飘的,那痛楚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烈。
  他忍受着痛。
  她真的爱过我吗?
  小虫在剧痛中想起了前事,和小草初识的那寒冷的日子,还有两人相依相鼓舞抵御寒冷,还有,甜言和蜜语,对未来的美好向往……
  痛楚终于轻缓下来。他听到了小草一声满足的娇喘。想必她是肚饱身暖了。
  “小草。”他叫。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声音和往常一样。
  “嗯。”她还是懒洋洋的。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会是这样。是吧。”他的声音终于变得尖锐。
  她沉默。
  他听到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是的,我一直知道,在还没认识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声音竟是那样的陌生。
  “你……”小虫又呆住了。难道,她的泪水与温柔,也只不过是为了今天?
  
  “你爱过我吗?真心的爱。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没有。”她的声音震痛了他的脑袋。“小虫,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宿命。你,你别怪我。”
  思想刹那飘离了他。仅余的一点力气,也从他的身体上流走了。
  “我不怪你。小草。真的。因为,我爱你。即使你从没爱过我。”这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爱是不需要说对不起的。”
  只是,她没有听到。
  他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以为一直拥有的,他从没得到。
  一切不过是场戏。她是导演,以爱之名。而他,是唯一的角色。
  在气若游丝般的最后生命里,他感受到了夏天的渐行渐近。他能真切的感受脖子上的那根枝干越长越壮,正欢欣着往地面上延伸。他还能依稀的感到,这几天里,小草正对他仅存的头部啃咬。他身体的脂肪养活了她,她却还要侵占他的全身。
  “我,最后,终于,成了她。”他的头爆炸般痛。
  那个他用生命去爱的小草,她爱的,却只是他的身体。
  小虫的意识开始模糊。突然的,他感受到了阳光的灼热,还有,还有,花香的味道。
  “不要,小草,不要出钻出地面。”他在心里狂呼:“有危险。”老蜗牛的话在他迷糊的意识中清晰。
  可是,她依然奋力的往上冲。她苦熬一个寒冬和寂寞的春天,等的就是这样的一天。
  “啊。夏天,我来了。”小草欢呼。“蓝天和白云。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他焦急得呼吸困难。但他无能为力,他的身体,不,还有他的思想,都被她占据了。她主宰了他的一切。
  不。小虫悲哀的想。不,没有我了。我已是不存的了。她成了我,而我,就要消失了。
  他的思想渺远得抓不住了。他吃力的想再看一眼这生活过的世界。
  “看,这棵冬虫夏草多粗壮。”两个男子的惊喜的声音。“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冬天的虫子,成了夏天的草。”另一个声音:“他们真傻,为什么不一直藏在泥土深处呢?”
  小虫感到一只粗糙的大手用力的握住了他,不,是他和小草。
  这是我们的宿命。她在生命的最后的一瞬悲号。小虫,对不起。
  爱,是不需要说对不起的。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息默念。
  在他的身体离开泥土的那瞬间,他看见了蓝天,还有白云。一如他记忆中的美丽。
  
  摘录:
  冬虫夏草的形成:
  冬虫夏草是虫和草结合在一起长的一种奇特的东西,冬天是虫子,夏天从虫子里长出草来。虫是虫草蝙蝠蛾的幼虫,草是一种虫草真菌。怎么长出来的呢?夏季,虫子将卵产于草丛的花叶上,随叶片落到地面。经过一个月左右孵化变成幼虫,便钻入潮湿松软的土层。土层里有一种虫草真菌的子囊孢子,它只侵袭那些肥壮、发育良好的幼虫。幼虫受到孢子侵袭后钻向地面浅层,孢子在幼虫体内生长,幼虫的内脏就慢慢消失了,体内变成充满菌丝的一个躯壳,埋藏在土层里。经过一个冬天,到第二年春天来临,菌丝开始生长,到夏天时长出地面,长成一根小草,这样,幼虫的躯壳与小草共同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冬虫夏草”。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362733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