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专家论冬虫夏草产业化

杭州北郊的白鹭湾君澜度假酒店,首届冬虫夏草研究及产业发展研讨会在这里召开,当我国第一代冬虫夏草产业化先驱柯传奎教授在做完《中国冬虫夏草需要立项的课题》专题报告后,礼貌性地在投影上打出:“预祝大家活到100岁”时,这一良好的祝愿却遭到“围攻”——先是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中国菌物学会名誉理事长、从事冬虫夏草菌种系统比较研究的魏江春院士开口:“你说少了,只有100岁啊?我的导师王云章今年103岁了,前不久刚刚在子女的陪同下环游了世界。”魏江春院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为冬虫夏草无性型菌种定名的郭英兰教授随即附和:“对,哪里只有100岁!我的老师陈鸿葵教授还是你们浙江大学的呢,活了108岁,今年才刚刚去世。”“对,你的导师谈家桢,不是也经常吃你送的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吗?活了101虚岁,也是刚刚去世。”意外遭到“攻击”的柯传奎教授于是非常幸福地更正:“预祝大家活到120岁!”

上周六在杭州举行的这次会议汇聚了我国研究冬虫夏草成就最高的多位微生物学专家,除了上面的3位,还有中国冬虫夏草菌种成功分离第一人、原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所长沈南英教授,贵州大学真菌资源研究所、《中国真菌志第三十二卷 虫草属》主编梁宗琦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部从事肿瘤与干细孢生物学、细孢信号传导、细孢动力学模型与遗传分析的研究员柯越海博士的代表傅惠英博士等等。

与会的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中国菌物学会名誉理事长、从事冬虫夏草菌种系统比较研究的魏江春院士说,地球上的微生物估计有150万种,目前被报道的有10万种,10万种菌种里面包含着无数的菌株,人类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提取不同的菌株进行产业化产生。比方说英国就有科学家从一种霉菌中找到一个菌株,开发成“人造肉”,味道鲜美。众所周知,抗生素就是来源于微生物,它给医学带来了革命性的提升。我国产业化冬虫夏草研究目前只能说取得了初步的成果,但光一个百令胶囊的诞生,就使得我国肾移植水平从原来处于第三世界中下水平,一下提升到国际一流水平。

魏江春院士还以自己亲身体会告诉大家,冬虫夏草的产业化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人类的健康事业。他说,10多年前他得了一种怪病,查不出任何原因,180公分身高的他瘦得只有45公斤,全年处于感冒状态,走路没有力气,到处看不好。直到有一年到北京协和医院,医生开了一种药,他吃了之后身体终于恢复过来,这种药就是柯传奎教授研制的百令胶囊。而前年他得知使用柯传奎教授研制出工艺生产新的产业化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他认为这是我国微生物界的重要科研成果,众多患者将因此受益,浙江的各级政府应该给予大力支持,使浙江省在冬虫夏草产业化方面继续保持国内领先地位。

本次会议向社会各界传达出一个重要信息,与我们的每一位读者都有关,这就是:“国宝中药”冬虫夏草作为药用真菌的一种,它的正式种名叫蝙蝠蛾被毛孢,只有蝙蝠蛾被毛孢才是真正的冬虫夏草菌种,其他的比方说蝙蝠蛾拟青霉,不是冬虫夏草的菌种,而是不同于冬虫夏草的另外一个菌种(生物物种)。具体说来,以蝙蝠蛾被毛孢为菌种进行产业化产生的国家一类新药、浙江名牌药品百令胶囊及2007年上市、今年正式改名的瑞东牌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是真正的产业化冬虫夏草制品,其他的都不是。

中国冬虫夏草菌种成功分离第一人、原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所长沈南英教授今年80岁了,早年得过恶性肿瘤,在综合治疗方案中大剂量加入人工冬虫夏草制品(每天10克)进行康复及免疫治疗,迄今安然无恙。他说,冬虫夏草菌种的“真李逵”只有一个,那就是蝙蝠蛾被毛孢,而“假李逵”却有数十个。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主要是上世纪80年代后,各科研单位都开始搞冬虫夏草的菌种分离,而大多数研究人员分离的天然冬虫夏草,进实验室之前早已经被其他各种菌感染,杂菌中最多的就是蝙蝠蛾拟青霉,导致研究人员误认为蝙蝠蛾拟青霉就是冬虫夏草菌。

对于这个问题,贵州大学真菌资源研究所、《中国真菌志第三十二卷 虫草属》主编梁宗琦教授给出了一个相当公道的解决方法,他在会上呼吁所有的研究者勇敢地承认像蝙蝠蛾拟青霉等并不是真正的冬虫夏草菌,而是冬虫夏草的外群菌,或者说共生菌。梁宗琦教授感慨地说,世界上的事,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微生物领域,把冬虫夏草说成是最好的说法是不对的,我们的科学家可以通过研究,发现药用价值大于冬虫夏草的菌种。他举例说,现在日本已经成功地开发出了雪花虫草,其降血脂效果显著。据他所知,国外的一些机构已经从蝙蝠蛾被毛孢里面的菌株中,找到了多个药用成分,申请了专利,有朝一日,这些专利将以药品的方式进入国内市场。而目前国内众多开发微生物制品的企业,凡是虫草属的,都往冬虫夏草上面靠,导致“假李逵”越来越多。

柯传奎教授正目前带领两位博士继续着冬虫夏草的艰苦研究,他说,冬虫夏草有大量课题有待后人研究。比方说冬虫夏草作用与人的免疫系统已经得到证明,但实验发现它还能作用于人体的激素系统。台湾有学者研究表明,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能促进动物激素分泌,雄性的产生雄性激素,雌性的产生雌性激素。这意味着对那些更年期综合症患者(更年期男女激素水平急剧下降导致多种疾病,包括心脑血管疾病),服用产业化冬虫夏草制品就能改善症状,维持年轻态;那些因为卵巢功能减退的女性患者,服用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就能提高体内雌激素水平;那些因为激素治疗产生严重后遗症的患者,服用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也能减轻症状,降低激素治疗引起的副作用。柯传奎教授回忆,1984年他曾推荐给中国服用过蝙蝠蛾被毛孢菌丝的提取物,以提高运动员体力,运动员在接受国际上严格的尿检中也没有发现问题。

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中国保健协会……会长尹志超主任医师是一位对冬虫夏草特别有研究的中医生,他说,很多人不知道冬虫夏草应该怎么吃。他说,北京城里他熟悉的中医,圈内流行一个方子,凡是肿瘤放化疗病人,都是冬虫夏草3克、野生灵芝30克、西洋参3克,上手就是这个方子。怎么个吃法呢?将冬虫夏草洗干净,与其他两味中药一起煎20分钟,煎好后将头汁倒出,再加水煎,如此4次,然后一日三次饮用。冬虫夏草最后要细嚼慢咽将它吃掉。他说:在中药里,只有冬虫夏草是唯一阴阳双补的中药,冬虫夏草贵在“变”字,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调理作用。冬虫夏草比黄金贵,杭州病人可以换成瑞东牌蝙蝠蛾被毛孢菌丝胶囊,一日也是3克的量,对身体定有相当好处。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4326926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