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热持续升温每克买680元 价格高出黄金1倍多

新华网西宁11月14日电(记者何伟)近期,上海、武汉、南昌、昆明等城市都传出虫草价格暴涨的消息,部分城市每克虫草售价已达680元,高出国际市场黄金价格1倍多。

  相关人士预计,四季度虫草价格涨势仍将继续,或将达到历史最高值。持续升温的“虫草热”,使生态环境脆弱的青藏高原面临更大压力,亟待扶持发展生态性替代产业。

  虫草价格持续上涨

  青海虫草产量占全国的60%,是我国最大的虫草产区。11月5日,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公布最新的虫草报价:每500克数量为800条左右的虫草,价格高达11.5万元,即使等级最低的虫草,每斤价格也在3万元以上,而虫草市场销售均价为每500克5万元左右,可谓“寸草寸金”。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说:“秋冬时节是煲汤进补的最佳时机,再加上春节日益临近,预计四季度虫草价格涨势仍将继续,或将达到历史最高值,其中涨价最明显的顶级虫草批发价可能涨到每500克15万元左右。”

  虫草是一种体内有寄生真菌的虫草蝙蝠蛾幼虫,冬季潜伏土中,到了春夏之交,真菌从虫体顶部长出地面,发育成草状。它分布于中国、不丹、印度和尼泊尔等国,生长在海拔2800米至5400米之间的高寒草甸,与野生人参鹿茸并称为“中国三大名贵中药材”。

  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虫草平均市场价格为每500克500元。进入90年代,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保健意识增强,加上虫草产地开放程度空前提升,国际市场需求激增,虫草价格飙升,市场规模扩张,冬虫夏草获誉“软黄金”。2007年,虫草价格上涨到每公斤12万元左右。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虫草价格经过一段“过山车”的低谷行情,但总体仍表现出上涨趋势。

  青海省三江源药业董事长、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扎西才吉说,虫草交易圈里有“抖一抖,一头牛”的说法,意思是在大宗虫草交易中,买家会拎起虫草抖一抖,去除掺杂的泥土等杂质,称重时可能便宜相当于一头牛的价钱,由此可见目前虫草价格之高。

  “虫草热”背后的诸多推手

  是哪些因素助推虫草价格节节攀升?

  虫草性温味甘,具有润肺、止咳、化痰和提高人体免疫力等功效。“但是,近年来,一些商家夸大或神话了虫草的功效,误导了消费者,推高了虫草价格。”青海省社科院经济所副研究员詹红岩说,目前所宣传的虫草疗效几乎无所不能,从壮阳到抗癌,从美容到治疗艾滋病……虫草一度被追捧为包治百病的“神药”。

  业内人士分析,本轮虫草价格上扬,不能排除游资炒作的嫌疑。目前,青海虫草市场就有苏浙一带的大量资金涌入,通过哄抬物价,制造市场假象,使虫草价格一涨再涨,从中牟利。这种炒作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秩序,不但让大部分消费者得不到实惠,而且商家也面临很大风险。

  “虫草价格易涨难跌最直接的推手是市场供需矛盾。”青海省社科院副院长孙发平说,目前全球经济企稳回暖,虫草需求异常旺盛,这与野生虫草产量极其有限并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形成尖锐矛盾,强力推高了虫草价格。

  近年“虫草热”持续升温,虫草产区农牧民滥挖滥采,造成资源日渐枯竭以及巨大的生态破坏。中国科学院专家对设在青藏高原的虫草研究基地多年观察表明,近年来,虫草资源量呈现明显下降趋势。我国虫草资源总储量与30年前相比大幅减少,部分产区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2%。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退化总体趋势尚未得到根本性遏制。被誉为“中华水塔”的青海省玉树、果洛两个藏族自治州由于出产的虫草品质、等级上乘,成为生态受损“重灾区”。2003年12月至2004年4月,黄河源头鄂陵湖出水口出现历史上首次断流。

  青海省社科院研究员马生林说:“年年如此采挖虫草,三江源头草原持续被破坏而退化,源头断流或许不可避免。”

  拯救生态的治本之策

  专家指出,社会和公众应理性看待虫草价格上涨。青海省社科院助理研究员杜青华说,从长期角度考虑,由于虫草资源的稀缺性、地域的垄断性和功效的奇特性,在人工栽培技术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前提下,虫草供不应求的状况依然会长期存在,因此,虫草价格呈现平稳上升态势是理性的、常态的。

  然而,市场经济并非万能,市场失灵亟需纠正。孙发平说,眼下虫草已成为具有投资属性的商品,针对囤积居奇、肆意炒作等市场行为,政府部门应坚决进行打击,将虫草价格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

  专家认为,虫草资源储量不清是造成目前市场混乱、乱采滥挖的首要原因。青海省农牧厅草原监理站站长蔡佩云指出,我国虫草蕴藏量究竟有多大,虫草资源分布情况如何,目前这些“家底”尚未摸清,已成为开发利用虫草资源的首要制约“瓶颈”。

  蔡佩云建议,制定合理的采挖时间,设立禁挖区,实行“休虫”制度,建立健全草原监测、生态补偿和预警制度,为保护虫草资源提供科学依据。

  据了解,虫草核心分布地带处于长江、黄河、澜沧江、雅鲁藏布江等江河源头地区,这里气候寒冷,空气稀薄,生态环境极其脆弱,一旦被破坏,很难自我恢复,将对整个亚洲气候产生深远影响。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委书记吴德军认为,拯救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治本之策还在于大力发展生态性替代产业,比如扶持发展生态畜牧业、现代设施农业以及高原旅游业等,解除农牧民群众因致富难、出路窄,而把生计维系于采挖虫草的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7336841586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