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挖虫草大军出动 果洛驻宁办竟成客运站

青海新闻网讯

  一年一度的虫草采集期又将来临,尽管我省已经颁布了相关管理办法限采、限挖虫草,但随着市场价格的一路飙升,通过虫草发财已经成了部分人心目中的梦想,来自青海东部地区和周边省份的虫草采集人员为挖到虫草,今年就已经提前一个月从西宁出动了!“这些提前采挖虫草的人每天都会到果洛州驻西宁办事处的院内,乘坐非法营运车辆前往盛产虫草的果洛州。”近日,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暗访。

  非法营运愈演愈烈

  4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果洛州驻宁办事处门前时看到,大约有20余名虫草采挖者拿着行李在路边等候,院内停放着好多车号为“青F·XXX”的轿车,其中以桑塔纳轿车居多,此时,就有人上前向记者问道,“去不去果洛,随时都可以走,我们的车都是轿车。”记者问票价是多少,“一个人300元,现在走,今晚就可以到州上。”据附近一些住户讲,该院前往果洛营运的车辆有很多,除有几辆卧铺客车外,大约还有近20辆桑塔纳在拉客,这些桑塔纳几乎都不具备从事运输经营的条件,以前票价在100元至150元左右,最近随着去果洛州采挖虫草者的逐日增多,票价涨了一倍多,每人一趟票价高达300元。高额的利润,导致一些当地行政、事业单位的车辆来西宁后也开始参与非法营运,挂有车牌号为“青F·XXX”的各种车辆均在院内“钓鱼”,其参与非法营运随着采挖虫草大军的不断增多,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据记者了解,西宁汽车站发往果洛大武镇的硬座班车票价为每人60余元,卧铺票价才为每人80余元,且含保险费在内。而该院非法营运车辆的票价如此之高,可见其中利润有多大,一旦在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乘客的人身安全、赔偿等一系列问题都将无法得到保证。

  “这些桑塔纳轿车长期盘踞在院内,从事非法营运非常隐蔽,而且已经存在好长一段时间了,使果洛驻宁办事处的院内俨然成了一个客运站,希望运管部门进行清理和整顿。”多名住户表示。

  黑车票价缘何暴涨

  4月5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这里看到,几名司机正在紧张地往后备箱里装各种行李,有两辆桑塔纳已经装好了车欲向果洛出发,车中乘客正好都是去采挖虫草的人。一名桑塔纳司机说,这两天他们去果洛一天跑一趟,一趟可以拉4个人,一人300元,如果乘客身材瘦小还可以挤一人,一趟下来就可以挣到1500元左右,除去油钱外利润相当可观。在果洛驻宁办事处门前,10余名虫草采挖者正躺在行李上打盹,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对虫草“淘金”热的一种执着和迷茫。来自乐都县的一位虫草采挖者对记者说,往年他们村挖虫草的人都是在4月底才去果洛、玉树等地挖虫草,但由于当地政府采取各项禁挖,限挖措施,今年他们打算提前到大武镇后再想办法挖虫草,“越提前去越能想到好办法,能挖一点是一点。”据记者了解,采挖虫草者多为我省海东东部地区及相邻省份的农民,他们经济收入不稳定,挖虫草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较短时间内发财,记者问他为何不愿意乘坐汽车站的班车,而非要乘坐价格昂贵、没有安全保障的黑车去果洛时,他的回答:“听已经到州上挖虫草的人说,目前当地政府在交通要道设卡检查,采用查看身份证的方式不让外来非公人员进入,而乘坐黑车后,就不用进行检查了,直接拉到州上。”据记者了解,西宁至大武公路里程全长440公里,而300元高昂的票价能够让虫草采挖者安全抵达州上进行“淘金”,看来,对这些虫草采挖者来说已经是一个件非常荣幸的事了……

  当地政府严禁外来人员采挖虫草

  4月6日,记者从果洛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了解到,早在2007年年初,该州就已经通过公告形式向省内外宣传了关于虫草采集管理的政策和禁止外来人员入境采集虫草的规定,而当地交通管理部门将于近期,按照有关规定严厉打击加班次运营、无证驾驶,私车参与非法营运、超载超限行驶等违规违法行为。 (作者:马凯)

  编辑: 李娜

版权声明:本文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久连接:https://www.qhchongcao.cn/Html/chongcaodongtai/27675793.html